紐約愛未眠:影評

before-we-go

尋找愛嗎?不對!尋找恨嗎?不是。尋找故事嗎?似乎接近。那你在找什麼?獨立。我在尋找一個機會──獨立,讓我不在僅是漫威(Marvel Publishing, Inc)的一環,而是說出一個故事的作者。這次不再是穿上裝甲的超級英雄,而是一位站銀幕理、站在攝影機後的演員兼導演,現在多了一項導演的身份,並且是一位相當喜歡使用手持攝影的導演,這是第一部執導作品,這是克里斯·埃文斯(Chris Evans)第一次當導演。

獨立電影似乎是一種特有的方式來尋找影像與故事,兩者其實可以完全分開,但都能在電影中尋找各別的精彩。若我們將影像與故事分為鏡頭與劇本,其實也恰好說明了導演與編劇在電影需要完成的工作,因此導演的畫面使我們喜歡、編劇的情節讓我們沉溺,兩者都呼應了電影帶給我們的影響,不必訝異也無須歡喜,更不要抵擋,這是影像與聲音的魔力。

為什麼稱其魔力?是因為我們會因此而著迷?對!是因為我們會因此而動容?你對!是因為我們會因此而上癮?你對!既然都對,那到底誰對?這點就是電影的曖昧與獨特,不會僅有一項成立,一部精彩的電影可能來自導演、可能來自編劇、可能來自演員,但也可能三者都成立,因此《紐約愛未眠》(before we go)是一個幽默、新奇、愉悅的故事。

美國的電影相當常見洛杉磯(City of Los Angeles)與紐約(New York)這是一種象徵,當然也包含一定的商業考量,而《紐約愛未眠》則是一個成本相對低的獨立電影,並聚焦於一次夜晚並幽默的愛情故事,而我們會看到克里斯·埃文斯使用大量的手持敘述似乎破碎但圓滿的故事。

故事確實相當幽默,也探討了愛情的自己與立場,在《紐約愛未眠》的兩人確實相當虛假,故事不斷地說服我們去逼近、去相信這個假設,可是愛情故事添加一點我們所希望,甚至預期不到的虛假,才能說服我們這是一部以輕鬆愉悅的姿態紀錄驚奇的浪漫。而《紐約愛未眠》則是在無限逼近一個浪漫的際遇,同時必須發生紐約。

就就我們心中燃起一道可觀的目標,想像達成後的種種光景,為了那一刻你開始練習、為了那一刻你開始追尋,為了逼近假設而不遺餘力。然而在逼近的過程總會感到害怕、懊悔,找藉口、透過電話亭敘述自己的不捨與來意,一夜的浪漫如同曇花般地凋零,不必訝異也無需哀痛,逃避與追尋同時壓縮在紐約的良夜──浪漫卻驚濤駭浪。

如此,便能清楚理解為何克里斯·埃文斯在《紐約愛未眠》使用大量的手持攝影,從成本而言確實能夠節省多數昂貴的攝影器材,並且可能僅使用數位相機就能完成《紐約愛未眠》的手持拍攝,那情緒的晃動,使不確定的感覺更強烈,然而使《紐約愛未眠》的浪漫富含逼近,逼近那道浪漫的假設。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采昌國際多媒體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