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藍色茉莉:憂鬱被寫成喜劇?!

【編劇人生】藍色茉莉:憂鬱被寫成喜劇?!

我非常震驚!因為我再次被伍迪‧艾倫的劇本創造力又一次地震驚!為什麼能夠把一個相當悲慘的故事撰寫成如此輕盈的喜劇?依照大家對於《藍色茉莉》的劇本大綱,一般都會認為這是一部相當沉重的故事,並且我們會認為角色的遭遇不會有任何好轉。

然而這點在伍迪的概念裡,他知道角色不會有任何好轉,但是他卻將《藍色茉莉》以喜劇的方式來寫,這確確實實地讓我再度震驚。如果我們要尋找與《藍色茉莉》相同的喜劇,那同樣身為角逐奧斯卡的《瞞天大佈局》就有相同的喜劇導向。大衛‧歐羅素將一個寫實的故事以輕快的方式來敘述,雖然劇情不溫馨但卻是輕鬆的喜劇。

因此,現在我們可以發現:喜劇其實不一定是要讓觀眾哄堂大笑,而是在我們的觀影過程中,讓電影的整體氛圍導向相對的輕鬆,觀賞時不太有壓力的電影。只要我們看得很輕鬆,沒有太多壓力,那我們就可以將這類電影歸類為喜劇。

在台灣,已經不太有管道能獲得伍迪早期的電影,就連他最有名的《安妮‧霍爾》都不一定能取得。所以,我目前是從他非常近期的作品開始看,而《魔幻月光》算是伍迪作品屬中間的電影《藍色茉莉》就會便在較好的階層,當然《安妮‧霍爾》是他的代表作,而近期的佳作,我會認為是《藍色茉莉》

首先我們可以看到伍迪將男主角的設定取消,只有女主角。讓女主角去敘述整部電影,並且不設置中立觀點,而是以角色視野來體會劇本中的種種,因此特地使用倒敘來撰寫劇本。這是獨具創意的寫法《藍色茉莉》是劇情為主的喜劇,所以要使劇本精湛並且保持輕鬆,其實非常不好拿捏。

其中的精湛之處:伍迪用女主角來表達角色心境與他對憂鬱愛情的看法。如果我們將電影名稱《藍色茉莉》重新解釋,我們會得到:憂鬱愛情。大家都知道藍色代表憂鬱,而茉莉則象徵愛情。在許多國家都有贈送茉莉來代表忠貞愛情的風俗,因此我們會在《藍色茉莉》中看到茉莉(凱特‧布蘭琪飾)她對她的丈夫忠貞,她完全信任他。

他所作的任何事我都不需要過問,因為我對他忠貞,所以我不需要擔心,我們的婚姻很美滿,我很愛他,他會寵愛。但當我是最後一個知道他經常出軌時,我的人生只有藍色,我不害怕重新站起,我相信我作的到。只要我願意重新來過,我可以讓自己再度獲得顛峰,但是我依舊渴望愛情。

憂鬱暴發,焦慮威脅著我的大腦。我快要被我自己壓到喘不過氣來,一切都來自於他。而新的際遇,使我再度奉獻茉莉給這位對我忠貞的男子,他就是我的未來。每天都過量攝取得百憂解終於不用再轉開那該死的旋蓋,當人生不在藍色,我的憂鬱、焦慮就這樣頓然離開。

伍迪‧艾倫以相當柔和的手法來展現茉莉的心境,並且非常流暢,我們找不到絲毫的瑕疵。利用每一段倒敘為劇情加入節點,使故事從倒敘被看見,所以當我們看到最後一幕時,我們可以發現劇情的含量相當飽滿,但卻能夠把每一幕的核心清楚地帶給我們,當我們看見真正的原貌後,結局也就拋出茉莉的終點亦或是起點。

而主演的凱特‧布蘭琪,我在看完《藍色茉莉》後我可以理解她為什麼能夠榮獲最佳女主角,而不是梅莉‧史翠普或茱蒂‧丹契。因為茉莉這個角色對他來說是一個很大的突破,之前主演的《伊莉莎白》系列,她必須要飾演有政治統率力的女王,角色設定非常剛強,而《藍色茉莉》則是一位質樸嚮往愛情的名媛。

凱特飾演自己非常陌生的角色,但隨著《藍色茉莉》的演進,使我們透過凱特,慢慢發現茉莉的人生所遭遇的支離破碎。她很憂鬱,但是又對愛情抱有強大的希望,因此才會讓自己以帶金潔(莎莉‧霍金絲飾)為由,繼續投身社交宴會中,因為茉莉渴望愛情,她認為要擺脫藍色就只能依靠愛情。

最後終於發現自己的人生除了藍色以外,沒有其它色彩。一個人漫無目的走在不具名的街上,坐在陌生的長椅,一個人回想那一段很快樂卻使她憂鬱症爆發的戀情。而這一幕也就為《藍色茉莉》畫下精彩的句點,凱特在最後一幕所詮釋的病入膏肓──令人信服的演技,也讓我們看見她能夠駕馭陌生的角色,並且能詮釋得非常好,不論是心境還是角色的所有設定。

《藍色茉莉》應該是一部非常沉重的劇情電影,但被伍迪創造成喜劇,加上凱特的演繹。表達出憂鬱愛情的整體架構。而我們以一個角色看見故事,這個故事讓我們看見伍迪她如何看待藍色茉莉。

觀看其它影評或發現電影生活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索尼影業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