腥紅山莊:影評

腥紅山莊:影評

在《環太平洋》後,吉勒摩·戴托羅再度創下新標準!透過大量的巴洛克布景與服裝,種種設定不僅反映了《羊男的迷宮》地極精細美術,更將影像顏色與鮮豔,推展至新的層次。他透過《腥紅山莊》告訴我們:當影像佈滿鮮艷又銳利的腥紅,就像一位演技精采的巴洛克演員,詮釋了所有畫面。

《腥紅山莊》展現了吉勒摩·戴托羅的怪誕風格,故事的第一句對白就表明:鬼魅是真的。而這點在預告裡已表示地相當清楚,同時這一句對白也是電影中相當重要的核心,不僅貫穿了故事,更為鬼魅的存在及其原因,寫下了相當清楚地註解,以我們意想不到地方式與概念敘述了巴洛克的淒美愛情故事。

吉勒摩·戴托羅的美術設計向來皆以厚重地手工為主,將大量材料與技術一層一層疊加,完成了我們看到的美術設定,然而現在我們看到吉勒摩·戴托羅超越了《羊男的迷宮》以《腥紅山莊》的美術設計,讓厚重地手工完成了極度華美的巴洛克服裝。

同時《腥紅山莊》的色調偏向冷調,冷調搭配每一塊鮮艷地顏色皆再再地強調顏色應有的銳利,從湯瑪斯‧夏普(湯姆·希德斯頓飾)所穿的西裝、露西爾‧夏普(潔西卡·崔絲坦飾)每一件禮服,皆為電影突顯了相當重要的核心──展現了巴洛克的艷麗。

如果我們要尋找故事的根源,那《間諜橋》就是冷戰與人質《走鋼索的人》則是夢想與無畏《絕地救援》包含科學及熱忱《高年級實習生》便聚焦於女人。如此而言《腥紅山莊》的根源在於愛情與鬼魅。我們能夠從伊迪斯(蜜雅·娃絲柯思卡飾)看到吉勒摩·戴托羅與馬修·羅賓斯對於鬼魅的敘述,同時透過露西爾看見愛情的壓縮。

《腥紅山莊》的呈現方式,就像我們在讀一部西元十八世紀的文學作品,因此第一個畫面是書的封面而最後一個畫面為書的封底,透過模擬親身經歷的方式撰寫出角色的種種,因此能從電影中感受到真實卻夾雜夢幻地想像,當這道想像過於奇幻時也就完成了怪誕地《腥紅山莊》

伊迪斯說鬼魅真實存在,卻沒有完整表示鬼魅存在對於她的影響,卻使其成為一種引導,引導她發現了一對不可能的戀人。伊迪斯在《腥紅山莊》裡就像好奇心濃厚地主角,不斷地揣測與挖掘才沒有步上前程,因為鬼魅發現了真實。其實我們可以將鬼魅視為腦中相當迥異又清楚的聲音,引導你看見事件地真相。

露西爾乃電影中最悲慘地角色,她愛上了一位男人,不惜欺騙、利用,透過重振家族聲譽控制了無法離開她的男人。她無比地迷戀他,家族衰敗早已回天乏術,但這項方式很有效,能夠完全掌控唯一的目標。瘋狂迷戀下地露西爾,讓愛情只剩下沉迷的本質,因此她不容許任何人與他有關係,就算有也只是其中一項手段,為此必須讓宅邸重建、使家族聲望重現,如此──控制他不會離開沉迷的路西爾。

這位女配角相當特別,也是《腥紅山莊》能夠如此怪誕的核心之一,露西爾相當冷漠,說話、撫琴都沒有情緒。飾演露西爾的潔西卡·崔絲坦,她展現了自己於角色上的成功與精采,她確時將這位女配角詮釋地相當好,相較於近期地《星際效應》《絕地救援》崔絲坦於《腥紅山莊》演出更是令人驚艷。

倘若沒有《姐妹》與《00:30凌晨密令》的奧斯卡提名,潔西卡·崔絲坦還是能以《腥紅山莊》角逐奧斯卡最佳女配角,她將路西爾演繹地非常精湛,將愛情壓縮至沉迷,最後的崩潰與怒吼,都完整地代表了露西爾的種種心境。因為有潔西卡·崔絲坦才會有露西爾,有了露西爾才能夠將《腥紅山莊》翻閱至封底。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