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開始寫影評,就不要怕寫不好

do-not-affraid-writeing-film-review

若說起自身的第一篇影評,那應該是由提姆‧波頓執導的《科學怪犬》他以黑白、黑色的幽默敘述了「愛」一詞。當時完整地被提姆‧波頓(Tim Burton)的想像力擊潰,為何能夠將五個負面的人格,轉化地如此前衛,他將迷信、貪婪、無知、盲從、愚蠢分別代表五位小孩,與主角相較後出現五種使你嗤之以鼻的淡笑,我們能夠從他的作品看見風格,但是在影評裡──我沒有詳細地敘述。

影評,我們把這一道名詞展開──電影評論。因此這會是一篇相對尖銳又嚴肅地文體。雖然評論沒有一定的呈現方式,然而將評論寫得很輕鬆甚至是隨便,這類影評似乎沒有真正地談論到電影,如果你是一位觀眾,想知道電影是否好看,看完一篇隨便的影評及一篇專業的影評,兩者會有極大不同。前者以自身為出發,它會告訴你:他看到的,後者以電影為目的,它會告訴你:這部作品的精華。

然而,影評仍然依據撰寫的角度而定,有些影評人希望以負面評論著稱,相對而言都會是批評的詞句居多。既然影評沒有限制與形式,影評的核心則在於影評人所撰寫的概念,由此,我想引用《料裡鼠王》(Ratatouille)對於評論的看法:『當我們把作品評論為平庸之物的同時我們的評論可能更為平庸,並非任何人都能成為偉大的藝術家,但偉大的藝術家可能來自任何地方。然而有時候評論家必須去捍衛、發掘偉大的藝術家,現今在食神餐廳掌廚的天才,出身之低為令人難以想像。』

每當《料裡鼠王》(Ratatouille)來到這一段情節時,我不斷思考藝術家與評論家的關係,之前,我撰寫了一篇關於克里斯多福‧諾蘭的影評,他的《星際效應》(Interstellar)至今仍然熱門,於此我在影評中論述了諾蘭的分鏡,整偏涵蓋了相當多電影的概念與拍攝技術,那時便有抨擊指出:這篇影評活像是電影系學生的作業。

獲得奧斯卡年度電影的《鳥人》(Birdman: Or The Unexpected Virtue of Ignorance)不僅話題活絡,我也一樣苦思最後的結局是跳樓還是飛上天空?並且在《鳥人》的影評裡,我犯了相同的錯誤,同時也被指責《鳥人》的一鏡到底於拍攝上的難度,絕對沒有我所論及地容易。

我確實犯了多項錯誤,抨擊與指責相當真實,也是非常好的省思,如果回首看那些我寫過的影評──確實炫技。之後我便苦惱於影評的形式,我應該提供什麼資訊給觀眾,是否應該多談一點自己與電影的聯繫?此時《料裡鼠王》(Ratatouille)告訴我:評論家必須去捍衛、發掘偉大的藝術家。所以──我決定去蕪存菁。

影評裡,我的影評裡應該要幫助大家看電影的精華,相對於談自己的感受,這點似乎更為重要。因此,影評不談自己,而是更具焦於電影本身,影評撰寫至今也有一年,每次都在思考應該如何使評論更加完善,如何優化觀眾的閱讀過程,讓觀眾能於兩百字內發現電影的精粹,為此,我必須專心。

全神貫注觀賞電影,分心或被打擾都會使影評寫不好,盡可能地避免錯誤,如此才能使影評完成它的工作,讓觀眾看見優良之處,或許這不是好影評的模樣,但完成了我想給予觀眾的資訊,也完成了我工作與責任。

人生的旅途,就像一篇影評,人生沒有限制與形式,你會發現有很多人乃搖不可及,為何大家都是生在同一個社會,你卻是相較不好的那一方?比較會使人感到害怕,也會恐於面對,然而,馬雲曾說:『創業不要怕失敗,怕失敗不要創業。失敗與挫折是人生中最偉大的導師,並且對未來保持樂觀,如果出現錯誤,先檢查自己,改變自己的事情多做、改變別人的事情少做,沒有以上的條件,你是走不遠的。』

現在,我創業、現在,我寫影評、現在,我步上人生初始之途,我犯過錯誤,但我不害怕失敗──當我開始寫影評,我就不害怕寫不好。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