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雙面危敵:當你把諾貝爾放進電影

【電影評論】雙面為敵:當你把諾貝爾放進電影

這是一位葡萄牙的作家,他曾經拿過諾貝爾文學獎。然而《雙面為敵》的劇本是根據這位諾貝爾的作家的兩本著作,製作的電影。這對我們來說:非常的陌生。然而,我發現這部電影需要經過一段見解才能使觀眾知道這部電影的核心。

當然,這會暴露出電影的橋段,這在我的每一篇影評中,皆是被禁止的。因為評論不應該告訴觀眾電影的內容;而是指出電影的背後與核心。我認為分鏡與劇情要留給觀眾感受與體會,因此,我的影評一直以來都希望讓觀眾能看得更深入,不論你看過電影與否。

而《雙面為敵》陳述到相當難的概念,這篇影評,我查閱了更多的資料,才能理解劇本的核心,以及導演透過分鏡來表達出《雙面為敵》的價值,總而言之這是一部相當困難的電影。

我們一開始看到,在一個私人俱樂部中,有一個裸女將金盤端出。至於地上後,打開上面的金蓋,那金盆相當空當,除了一隻狼蛛。那是一支相當小的狼蛛,牠快速地抽離金盤,卻在舞台中停止了。只見那裸女緩緩踩下那隻狼蛛。

接著來到一間教室,那位歷史教授在向學生解釋獨裁統治的社會運作,他說:在獨裁極權下,給予人民較低教育制度、馬戲團與競技場。人民就可以活在極權統治之中。

然而這位教授,每天都在重複一樣的事情直到他發現了一位跟他長得一樣的人。他們見面、談話、相識,而歷史老師突然察覺這次的見面很糟糕。這位跟他長得一樣的人,他是位演員,開始跟蹤歷史老師。

他發現他有一個女朋友,不禁起了色慾。因此威脅對方要交換身分,而歷史老師與這位演員的妻子通過電話,那是在她得知有人跟他長得一樣,便跑去學校一探究竟,她遇見了老師,她很害怕、很惶恐。

在演員得逞後,老師決定履行演員的誹謗,去尋找妻子,而妻子也得知那不是他的丈夫。演員在與老師的女友的激烈過程中,他被識破,女友很快地掙脫,演員不肯承認。再開車的路上發生爭吵,嚴重的車禍──雙雙死亡。

已與妻子過夜的老師,老師不知道自己被識破。發現自己能夠進入那間私人俱樂部,便編織藉口,他問向妻子,妻子在房裡沒有回答,老師疑惑地邁向房門,妻子轉向他後瞬間變成極龐大的狼蛛,而老師從震驚逐漸轉為承服。

這是大概的劇情,狼蛛是《雙面為敵》的核心,狼蛛是一項譬喻,而這是相當難的譬喻。狼蛛代表著獨裁統治,在某一個過場當中,我們能看到一隻巨大的狼蛛遊走於城市之中,這是諾貝爾的作家的另一部著作,他寫道:世界充滿著蜘蛛的網子,我們無法離開。

我們可以這麼想:在獨裁前我們是被狩獵者,獨裁是狼蛛能觸及他吐絲的每一個角落,所以我們都是被獨裁並身在蜘蛛絲的被狩獵者們。當看見跟你長的一樣的人時,你就有機會跳脫被狩獵者。然而,我們可能還沒有準備好脫離,所以老師才會意識到不應該見面,因為發現還沒準備好離開被獨裁控制的自己。

而在最後的分鏡中,妻子在老師前變成狼蛛,我想那表達了:懷孕的婦女是另一種獨裁。

曾導過《私法爭鋒》的導演,在這次發揮他的導演長才,他向來都能很能掌握這類分鏡結構。從這兩部電影來看:這位導演很擅長將劇情導入懸疑地氛圍,當然這在觀影時會有一定的負擔,而我們卻也能享受這種詭譎的氛圍。

再來《雙面為敵》的分鏡相當難設計,因為諾貝爾作家的作品要放進電影裡。那時諾貝爾給他的書評為:「我們可以很享受他的想像力與那幽默的諷刺意味。」

將狼蛛譬喻為獨裁,這點我不論怎麼想,我都沒有任何畫面的概念,而導演卻以三個橋段詮釋了這項概念。僅僅三個分鏡就能表達出如此困難的觀點,雖然我也是經過文獻才發覺,但我是很敬佩只利用三個畫面就能說龐大結構的導演。

他也是我目前看過風格突出、知悉電影所有環節、運用各種巧思來呈現意念、控制電影氛圍在絕佳的詭譎的導演。

《雙面為敵》確實不是一部容易的電影,因為這是一部藝術電影,我相信電影會回歸藝術的本質。觀影時,雖然負擔很大,但這絕對可以打開我們對劇情的理性,並在觀影後不斷地思考。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