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實驗電影也酷炫!喬什‧特蘭克超能又驚奇!

【編劇人生】實驗電影也酷炫!喬什‧特蘭克超能又驚奇!

若要說起實驗性電影,我們能夠從影展中看到大量實驗性質較重的作品。既然是實驗電影,那不難預料導演將以相當不同的方法說故事,而這種方法也較難被大家所接受,其中的原因相當多:導演可能利用太過困難的方式或者加入了一項我們不曾聽到的知識或架構,當作電影的主軸。

若要說起近期有實驗意味的電影,我們能以《鳥人》與《年少時代》深入淺出地聊聊實驗電影的既定框架。或許會令人好奇《鳥人》的實驗性質乃因哪一項特點而特別突出?並且《年少時代》的呈現像是一部相當狹長的劇情電影,實驗的性質似乎不是如此突出。或許在電影院呈現的形式較難發現實驗的概念,但這兩部的製作方式都散發出濃濃的實驗意味。

《鳥人》其實較容易看出導演阿利安卓‧剛雜雷‧伊納利圖想達成的野心,他利用一項全新的方法來說一個節奏非常快的故事,一鏡到底沒有剪接,可能已經有人使用過。而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再度使用一鏡到底,進一步的嘗試:如果依據現代的科技與社會文化,會出現什麼結果。然而《鳥人》的步調相當快速,我非常喜歡如此呈現方式,但是因製作需要克服的困難非常多,加上這種拍攝模式難以大量複製,所以《鳥人》的實驗結果則是相當前衛又成功,不過也很有可能以《鳥人》畫下了這項實驗的句點。

另外,理查德·林克萊特的《年少時代》整部拍攝時間長達12年之久,於幼年時期跨至成年。因此《年少時代》做了一項新的實驗:如果將紀錄電影與劇情電影兩者結合以及使演員詮釋自己的人生,將兩項概念同時呈現,從中獲得:電影是否能以不同於大家習慣使用的模式來製作一部電影?因此結合紀錄電影與劇情電影,創造也實驗新的製作方式,以完全迥異的語言探討生命的種種。

新銳導演喬什‧特蘭克曾經以《超能失控》獲得兩類評價,一方認為:喬什‧特蘭克以第一人稱視野來詮釋超能力,乃少有的創舉,這項模式應該多加利用在英雄電影裡。另一方認為:第一人稱視野讓觀影過程相當不舒服,無法更深入地探討喬什‧特蘭克的優劣,甚至認為他的手法相當隨便,因此不予置評。

實驗電影本身存在一定的風險,畢竟有一定的實驗性質存在,不是每一位觀眾都喜歡如此前衛的電影。新穎的作法能讓兩類看似不可能結合的電影,產生了奇妙的結果。當《超能失控》獲得比預期更多正面迴響後,喬什‧特蘭克因此受到更廣泛的關注,並進一部地執導大型商業系列作《驚奇4超人》不禁今人好奇:喬什‧特蘭克將拿出何種分鏡或模式來呈現《驚奇4超人》若能持續一貫的實驗精神,那將會是漫威作品中尤其不同的一部。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二十世紀福斯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