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暗黑冠軍路:銀狐獵場三位角色的心境縈繞

【編劇人生】暗黑冠軍路:狐狸獵場三位角色的心境縈繞

當我們看到電影名稱,或會很納悶這部電影到底想敘述什麼。而《暗黑冠軍路》電影名稱或許不像副標題銀狐獵場來得容易理解,但當我們看完電影後,我們就能理解《暗黑冠軍路》的電影名稱已完整乎應電影的核心。

雙編劇丹‧費特曼與E‧麥斯‧佛瑞以一個獵場為主軸寫出了三位角色的心境是如何互相牽引、糾纏、縈繞。我們會看到《暗黑冠軍路》出現的角色不會少於其他電影,但真得有演進得角色就只有三位。

劇本將馬克‧舒茲(查寧‧泰坦飾)作為三角形得其中一角,而劇情也會從馬克切入。我們會優先看到馬克的心境,再慢慢帶入到戴夫‧舒茲(馬克·盧法洛飾)的心境。當劇情來到第一個節點時,約翰‧杜邦(史提夫‧加維飾)便會迅速得衝進電影,而黃金三角也會跟著完整。

《暗黑冠軍路》的劇本真正精湛之處就在於每一位角色的行為都是互相影響。因此,我們會看到劇情的流動並不會完全依賴在一個主軸上,或許我們可以看成:丹‧費特曼與E‧麥斯‧佛瑞將三個角色融為一個主軸,使我們無法預測下一段劇情要帶給我們什麼?

而這三位角色的心境是否會隨著劇情的演進而清楚,這其實造就了《暗黑冠軍路》的另一個特點,心境不是特別清晰也不會模糊。而是在一個標準中來來回回,我們似乎能看清但又不是那麼明顯。尤其是約翰‧杜邦的心境,非常玩味。

約翰是一個致力於想獲得母親認同並幼稚又情緒化的角色,我們會看到史提夫‧加維所擁有的一切幾乎都來自於母親。他希望自己所致力於的摔角能夠得到家庭認可,因此找來馬克來擔任自己底下的一棋子。

當劇本加入了約翰後《暗黑冠軍路》才開始敘述電影致力於給我們的情緒。如同副標題指出:這是三個角色的心境縈繞,因此這相當需要演員的演技與導演在分鏡上的敘事力。而《暗黑冠軍路》使用了敘事力強大並淵源的長鏡。

透過班奈特‧米勒的長鏡我們才會看角色的心境處於什麼狀態。有一幕是約翰在看銀狐捕手摔角隊的紀錄電影,班納特‧米勒將攝影機架在房間的一角,來紀錄約翰對於那一部記錄電影憤怒。

而這項憤怒便牽扯到戴夫,因為戴夫並沒有如同馬克般得易於控制。約翰能夠輕而易舉的控制馬克,因為所有的種種都讓馬克無法跟約翰面對面對談。這讓身為哥哥得戴夫成為很好的牽制,阻止了約翰對於馬克的控制。

而約翰長期都無法受到認可,透過摔角他終於得到一個能夠掌握的項目。沒有人會頂撞他、也沒有人可以頂撞他。所以只要不合乎他的要求或預期,約翰立刻作出令人咋舌的行為。這也讓《暗黑冠軍路》的敘事更加流長又精緻。

史提夫‧加維這位喜劇演員,首次擔綱演出如此寫實的時事電影。我們對於史提夫的映象大都停留在許多喜劇電影中,畢竟史提夫不適合演喜劇,我相信沒有人會認同。然而在《熟男型不型》與《40處男》還有《神偷奶爸》中都讓觀眾愛上他的喜劇因子。

而我們今天都將改觀。因為《暗黑冠軍路》中的史提夫‧加維讓我們看見一位演員如何突破原本已被定位得自己,他用約翰告訴所有媒體與觀眾──史提夫‧加維不僅僅是一個喜劇演員,他是一個能夠撐起整部電影的演員。

《暗黑冠軍路》中的三位角色以約翰‧杜邦為首要,因為他真的是每一個橋段的推動者,只要那一幕有約翰入鏡,那劇情才會跟著前進。並且長鏡絕對吃重演員的演技,如果我們看到的長鏡中的演員只要有一絲不對,基本上導演都要喊:卡!重來!

長鏡的情緒不能斷,也不能容許錯誤。哪怕只是小瑕疵都有可能會摧毀整個分鏡。所以一部電影能夠利用長鏡來說故事,這真的非常考驗導演與演員。因此,史提夫給予我們絕佳的演技,將約翰演得相當細膩又隱約、幼稚並情緒化。

雖然《暗黑冠軍路》在奧斯卡上沒有獲獎,但已題名五項奧斯卡。史提夫‧加維更是獲得最佳男主角題名,現在我們又多了一位值得期待的演員。

觀看其它影評請點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龍祥電影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