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2。比角色、比演技

郭富城《踏血尋梅》

演員的獎項,相對而言是我們關注的獎項,對於導演與編劇這類處於幕後的電影工作者,演員就像標的,更加易於被看見。若單單從曝光與出現在銀幕的次數、多寡、長短而言,負責詮釋工作的他們,焦點與關注的目光是一種無形間的壓力。倘若沒得獎,那該如何面對媒體、觀眾、工作夥伴、自己。若因此進入委靡,需要戲劇治療師的協助等等,都是演員需要面對的風險。

然而入圍是一種恐懼、也是一種喜悅。入圍便希望得獎,也因恐於自己只有入圍,在兩項反差的巨力拉扯下,或許比困難的角色更加艱困。演員獎項的預測,我們可以概略分為兩個項目:演員對於角色的詮釋、角色本身的難度,例如:宋芸樺飾演《我的少女時代》的林真心,詮釋地相完整,我們能輕鬆投射那個時代。但是角色難度相對簡單許多,因此較難獲獎,若以如此角度分析,也較能貼近結果。因此,我們可將演員獎項預測為:

最佳男主角

李鴻其《醉‧生夢死》
郭富城《踏血尋梅》
馮小剛《老炮兒》
鄧超《烈日灼心》
董子健《德蘭》

郭富城《踏血尋梅》
郭富城《踏血尋梅》

郭富城乃《踏血尋梅》的敘事角色,他就像觀眾的窗口來看見慘絕人寰的命案。由於角色設定為警察,對於命案不能表明立場,但當開始敘述案件對於角色心境的影響時,卻又是如此清楚又精彩,同時以角色來代表電影與觀眾來紀念遠方的佳梅。

最佳女主角

林嘉欣《百日告別》
張艾嘉《華麗上班族》
宋芸樺《我的少女時代》
舒淇《刺客 聶隱娘》
趙濤《山河故人》

舒淇《刺客 聶隱娘》
舒淇《刺客 聶隱娘》

透過現代主義的詮釋,唐朝的女殺手,才被灌入屬於人的那一份。如果《刺客 聶隱娘》是一個感性的角度來看唐朝,在資訊嚴重不對等的時代,舒淇完成了角色的矛盾,甚至我們可以將其解讀:因為舒淇與《刺客 聶隱娘》我們看唐朝的角度將更加完整。

最佳男配角

鄭人碩《醉‧生夢死》
柯宇綸《念念》
白只《踏血尋梅》
張少懷《青田街一號》
王千源《解救吾先生》

白只《踏血尋梅》
白只《踏血尋梅》

《踏血尋梅》確實是一部相當沉重的作品,雖然聚焦在命案,卻又探討愛與生命。而白只的演出與設定就像男主角一樣重要,他精準地拿捏角色的每一個階段,隨著故事演進,而放入更多角色的面貌在表演裡,並凸顯出《踏血尋梅》精鍊、重要的那一部份。

最佳女配角

呂雪鳳《醉‧生夢死》
金燕玲《踏血尋梅》
馬思純《左耳》
簡嫚書《菜鳥》
蔣雯麗《師父》

呂雪鳳(左)《醉‧生夢死》
呂雪鳳(左)《醉‧生夢死》

迷醉的邏輯。乍聽之下是一種互相拉扯的黑白,但迷醉裡存在的邏輯與思考,是否能夠使用在生活中,這點需要人與時間來考證,而呂雪鳳與《醉‧生夢死》卻完成了相當矛盾的概念,或許是因呂雪鳳的表演風格富含著一種獨特的邏輯,讓我們能快速地進入非常特別的《醉‧生夢死》

最佳新演員

李鴻其《醉‧生夢死》
春夏《踏血尋梅》
白只《踏血尋梅》
蘇麗珊《哪一天我們會飛》
阿洛.卡力亭.巴奇辣《太陽的孩子》

阿洛.卡力亭.巴奇辣《太陽的孩子》
阿洛.卡力亭.巴奇辣《太陽的孩子》

開發與純樸,社會中最龐大也微小的視野,開發需要就像一座龐大的列車,永不停歇地前進。但《太陽的孩子》卻將其幻化成怪獸吞食了質樸與平淡,而阿洛.卡力亭.巴奇辣的表演是一道解答,如何面對開發怪獸?

金馬52還有兩天,結果的逼進似乎也加快了心跳,預測後能做的也只剩下等待到來。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台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