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星智慧:影評與劇情解析──是誰在滅絕人類?

life1

觀眾您好,為了推出更好的內容服務,Screenwriterleo 編劇人生中的影評,將分為兩種:第一種僅包含電影評價,此影評乃服務需快速選出該看哪一部電影的觀眾,不希望因提到過多故事劇情而破壞了觀影感受。第二種則會包含評價與劇情及故事的討論與解析,此種影評則給予看到喜歡的電影後,想得到更多劇情解析的觀眾。本篇為第二種。若不希望被過度劇透請點

文明的發展為人類帶來得事便利與進步,但每件事情都有正反兩面,追求進步的同時總會破壞到自然環境,我們因為文明能有更好的生活,因此也加速了物種的繁衍,也就導致了《異星智慧》(Life)提到的人口過剩,若全世界人口已來到80億,尋找星球生存的任務更是迫在眉睫,因此未來十年將有可能出現火星移民的可能,如果火星上真得有生命,並且與我們相像,同時生存力極強,那是否會跟電影一樣?看完電影後我是這樣想,但真正在滅絕人類的並非我們所看到的外在因素,可能是我們自己。

編劇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文明發展至今,人類使用自己定已出來的體制使所有人能獲得我們眼中的便利與成功,我們發明了貨幣取代以物易物、我們發想法律來確保每一個人都在同樣的基礎,這些都再再保護了人類,因此我們以飛快的速度繁衍,就像電影中的設定是人口已達到80億。

大家可能認為這個數字還很遙遠,但可能未來十年就則會將近這數字,因此人類向外尋找第二個可以生存的星球,將會是一個非常急迫的太空任務,而火星的特性與地球有機分相似,不僅引力相差不大,也在地層發現了水源,而《異星智慧》更是大膽假設了火星生物的存在。

其實《異星智慧》的故事我們可以發現兩個相當沉重的概念:人類的傲慢與消費主意引發猛暴性成長,當太空人找到火星生物並將牠命名為卡文時,這就是一種傲慢!每一個生命都應該不一樣,但我們會優先使用熟悉的方式來看待,也就是我們預設牠跟我們一樣,如此也間接抹殺了原有的不同。卡文因為火星的貧瘠,而用最少的消耗來維持生命,隨後因獲得基本的營養而飛快的成長。

卡文相對於我們來說,牠很有可能是更高端的物種,不僅比我們聰明,還有可以克服空間的肢體,器官也比我們強健,例如:卡文可以再缺乏氧氣的空間奔跑,這就代表牠可能可以憋氣長達數小時,新陳代謝的能量轉換率也比人類來得更有效。在太空船遭受撞擊,修(艾瑞恩‧貝克瑞飾)認為卡文生命垂危時,並對卡文實施電擊時,其實這項行為對任何沒有被眷養的生物,都會被視為侵犯,因此牠開始反擊,將修的手指折斷,加上高智能,與身體構造,才能巧妙地運用工具刺破手套。

每一個動物大多都會透過吃掉其它生物來補充養分,因此卡文一個接著一個地將太空人殺害並食用,這些都大大增加了牠的成長速度,然而因為太空人決定杜絕氧氣,這點使卡文更加仇視人類,因此大衛(傑克·葛倫霍飾)才決定用逃生船與卡文一起滅絕。

結局中的系統失靈多少可以理解,就像我們使用電子產品總會碰到在很急的情況就突然故障,並且不知道原因,這多少都能理解。但大衛的逃生船降落到地球,海上的漁夫,雖然語言不通,但卻能找到逃生船的開啟方法?太空儀器大多都相當精密,如果是第一次看到應該是完全不會用,但漁夫們卻很快地將艙門打開了,雖然這部份有點出入,但當我看到最後一個相當有力的鏡頭,這點出入完全不會抵銷故事的力道。

導演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導演丹尼爾·伊斯皮諾薩(Daniel Espinosa)其實利用許多力到龐大的方法來拍電影,例如:電影開始中,將近十分鐘的長鏡、結局中,漁船相繼開過來後,慢慢淡出,以及一部驚悚電影卻僅有少數幾個突然的鏡頭,因此我們不需要擔心被卡文嚇到,而是體驗卡文存在的恐怖氣氛。十分鐘的長境時不僅顯示了伊斯皮諾薩的膽識,也讓我們只需要一個鏡頭就能理解所有太空人的工作與職責,而這點就像每位偉大的導演都有的特性:一個好的鏡頭,勝過十個還可以的鏡頭。

演員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電影裡唯一的亞裔演員──真田廣之,他演起戲來完全沒有語言問題,再加上相當道地的日式腔調英文,回想起當下,我不斷期待他能多一點鏡頭。而老演員就是老演員,總是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打進觀眾,他的表演,就算不多加修飾,力道依然龐大、依然有味道。

總體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生命存在異質性,不應用我們自己的方式來判斷,消費來自需求,當我們思考自己需要什麼,或許會發現能省掉不必要的消費,這兩點都是《異星智慧》的故事概念,也是看完電影後相當大的省思與啟發。

圖片來原索尼影業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