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愛情沒有終點:真誠動容、圓滿完整

如果我們看一部早期的愛情浪漫電影,那我們應該要選哪一部?以編劇人生的喜好來看,我會想選《第凡內早餐》對於一個男性來說,要不斷地打開自身的感性開關,其實需要大量的薰陶。才會慢慢去將感性這一項水閥打開,而對於一個需要海量看電影的文字工作者來說,缺乏了感性,其實會少看到許多重要的核心與細節。

因為我真透過觀賞每一部電影慢慢將自身的感性打開,才逐漸感受到分鏡、劇情、演技致力於帶給我們的感受。這是我自己觀察台灣的觀影習慣中,最容易忽略的項目,也就是說:我們只在乎是否夠理解電影的劇情想告訴我們什麼,但有很多導演致力於拍一部令我們看不懂的電影,那理解電影的核心故事,似乎就不是首要。

因此,當我們談到一部愛情浪漫電影時,如果我們以過於精準地理性來觀賞愛情電影,那我們會認為一切都不合理。我們把感性關起來,如果我們能夠開起感性來看《愛情沒有終點》時,我們才會發現原來有許多我們能夠細細去感受的劇情。

大家應該都有透過編劇人生的介紹,得知這一位全美公認的愛情小說家,並且也擔任《愛情沒有終點》的製片兼編劇,所以我們會看到這部改編於小說的電影,會相對忠實地呈現原著。並且是由尼可拉斯‧史派克擔任編劇的電影,那我們就能夠相當輕鬆地去感受這部愛情浪漫電影。

在《愛情沒有終點》裡我們會看到不失已往史派克的經典劇本創作,相當鮮明、有拉扯、男女主角都是夢幻中的角色。而這也是史派克的知名特色之一,並且將愛情浪漫電影犧牲部分角色,來使男女主角看見對方、珍惜對方。而上一部史派克作品《有你,生命最完整》其實《愛情沒有終點》跟的模式很像。

因為兩者都在劇本中設立一位角色,他們的功用是讓男女主角看見前車之鑑。因此我們就會看到兩對極為相像的角色,並且以幾乎一樣的遭遇來反映男女主角的心境。同樣的故事以不同細節說出來,並且讓男女主角知道自己最需要的就是對方,就是史派克的著作令人為之動容的特色。

透過電影的銀幕更能加注著作中的種種情節,尤其伊拉(傑克‧哈特森飾)與蘿斯(奧娜‧卓別林飾)這一對是《愛情沒有終點》中能讓男女主角看見對方並呼應出他們心境的角色。這兩對一見鍾情,很快地陷入熱戀,因為二戰開打,伊拉被派去前線,長年與伊拉沒有聯繫的蘿斯,生活失去重心。

戰爭結束,伊拉回來後卻堅決不肯與蘿斯見面,因為他無法兌現她想要的承諾。但是,她終究發現:她不要她的堅持,她要的是他。不顧一切地坦言,才讓雙方放下僵持,得到了他們一直以來都無法取代的渴望。熱愛藝術的她與他養成了婚後共同嗜好:收藏藝術作品。

他們將每一幅藝術作品當作親生的家人一樣看待,並且間接地兌現他想給她的承諾。兩人非常幸福一直到老,幸福也不曾在任何一刻減弱過,而這也代表悲慟的降臨,你不會有任何預期。痛苦──此時的痛苦讓他無法承擔,因此他決定要去屬於他們的地點,緬懷他的摯愛。

如此,他與這對年輕的戀人相遇了《愛情沒有終點》的故事就是從這裡開始,劇情以倒敘緩緩地回顧,所以這讓我們從四個陌生的角色,在最終表達出主要核心。路克‧科林斯(史考特‧伊斯威特飾)是一個鬥牛騎士,他想要成為世界第一的鬥牛騎士,史派克便以鬥牛騎士來象徵駕馭愛情。

在職業鬥牛騎士的比賽中,鬥牛騎士必須在躁狂的鬥牛背上8秒才算完成比賽;否則無法列入計分,因此鬥牛騎士是駕馭的專家,但如果遇到自己喜歡的女人,發現了人生絕對不能流失的愛情,那路克是否能發揮專長駕馭這頭如躁狂鬥牛般地愛情,因為他無法預測駕馭時會發生什麼事。

因此在他不斷地追求駕馭的巔峰時,路克是否能夠駕馭他迫切渴求的頭銜,如果能如願駕馭顛峰,那是否就是他想要的?或許女主角就是他一直以來渴求的鬥牛。但是被顛峰盲目的路克,一直以來都沒有發現他正在駕馭自己的愛情。

就在他快要被鬥牛甩下來的那一刻──他頓悟了。他發現他不需要駕馭相當好聽的頭銜,他只需要駕馭愛情就好。駕馭一頭鬥牛只需要8秒,但是駕馭自己與愛情需要一輩子。路克終於發現原來他人生中最長駕馭之旅就在眼前,索菲亞(布麗特妮·羅伯森飾)就是路克的人生。

尼可拉斯‧史派可使用了一貫的手法來表達,他著作中對於愛情的敘述。而這些種種都足以令我們看見那動容又真誠的故事,利用了這個方式將我們吸進了故事裡。不論你是一個大男生還是一個小女孩,都能感受到史派克使用的每一個象徵手法,讓我們觀影完後的感觸不斷湧上心頭,因此才能造就如此真誠又動容的故事。

觀看其它影評或發現電影生活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二十世紀福斯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