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愛,不散:溫暖詭譎,圓滿盈溢

【編劇人生】愛,不散:溫暖詭譎,員滿盈溢

如果說當我們看我一部電影,帶給我們的是ㄧ種強大的衝擊,那我們會如何說出對電影感觀?以我來說:我會認為編劇對於他不認同的概念,用想法與故事的方式托出了令我們震驚的故事。我們可能會很喜歡,也可能會很討厭,也或許我們看不懂,這倒沒關係,因為看不懂也是對電影的感受,畢竟有些電影的目的就是希望觀眾看不懂。

然而《愛,不散》則是一個想要給予我們溫暖的故事,編劇將一個我們常見的故事做了一簡單轉換:同性戀。編劇其實在一開始就在細節中告訴我們,兩位主角都是同性戀。但當時我們可能不會注意到,隨者劇情得得演進,我們才會逐漸發覺原來她們是ㄧ對相當恩愛的夫妻。

他門恩愛到相知相惜、他門恩愛到相濡以沫、他門恩愛到相互取暖,似乎已經沒有任何事物可以把這對情侶分開,但在教堂指揮聖詩班的喬治,神父跟他談話後,終究還是不敵宗教規範。在宗教反對下還是被迫逐出了教堂,而喬治必須找尋新的工作。

編劇在這個橋段便為劇情加入矛盾點,所謂的矛盾點乃指:當劇情相當流暢時,編劇會加入一個設定使原本流暢的劇情多了一個想法或概念,使原本的劇情不會過度擔一並且能使劇本更多變化,也會更加俱延展與寬廣,使整劇情更真實。

而且在整部劇情的設置的矛盾都拿捏地非常精準,我們不會因太多矛盾導致過度地劇情轟炸,也不會因太少矛盾使劇情不夠精彩。除此之外劇本還有另一個特點,我們接受整部電影時,我們會感到絕佳地滿足感,讓我們真的能感受到愛是ㄧ個圓滿盈溢的狀態。

因為喬治尋找工作所以與班分開,而兩人相約去聽音樂會。我們可以從中看到,一對情侶一起投入到音樂的情境,喬治帶著享受與理性聆聽台上的演奏,而身為畫家的班則是完全掉進了音樂的漩渦,我們可以看到他於音樂徜徉,他沒有多想就讓音樂去帶領他。

這在劇情上是ㄧ個角色的心境反映,喬治是音樂家、班是ㄧ位藝術家當他們因現實而被迫拆開後,他們不斷地尋找能夠使他們維持正常生活的方法,但經過不斷地嘗試,才發現原來需要彼此。所以才會一同去參加音樂會,在一段時間的尋覓因現實而妥協。

卻在一場音樂會發現了真正的滿足原來只是簡單地相見,雙方便能達成前所未有的滿足。我們隨著劇情演進,我們的感受也會跟著改變,編劇透過其中矛盾點使我們慢慢地陷入劇情的缺陷,因編劇將角色的視野單一地呈現出來,因此我們不會發現突然少了一位角色,而是到了音樂會的橋段才找回那種滿足。

編劇拿捏矛盾地恰到好處,讓我們陷入一種空洞,並且我們不會注意,而在最後才發現:編劇要給我們的劇情感受不僅滿而是滿到溢出,這真的是ㄧ部好劇本,我很喜歡編劇善用了矛盾來詮釋或加注劇情地種種,將相當溫暖的劇情以矛盾貼加詭譎,緩緩地單一敘述心境,並巧妙地將單一放在一起,也就觸及了劇情要給我們圓滿。黃昏,溜著滑板向著盈溢的希望。

觀看其它影評請點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iflim傳影互動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