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親愛媽咪:超越札維耶‧多藍?十年後我們再來談

2月《親愛媽咪》(Mommy)

我們在思考什麼?我們在看電影會思考什麼?電影的思考如何影響我們的觀感?電影是什麼?我們要怎麼去看電影?這些都是好重要的問題,也是當我們想專攻電影這項事業時,大概都會思考到的問題。這些問題都沒有標準答案,因為每一位電影鉅子都有他們對電影的堅持。

但如果有一部電影把上述五項問題全部顛覆,或許顛覆這個詞還不夠力,應該說有一部電影把五項問題全部處決,那還會是一部電影嗎?

是的,各位、沒錯!各位。電影是ㄧ項框架極彈性的影像藝術,我們會因諸多電影工作者,使我們對於電影擁有了既定的印象與框架。但是在《親愛媽咪》後我們會獲得一個沐浴的機會,去洗掉我們長久以來的觀影慣性。我們會發現:原來電影可以如此強勁!

《親愛媽咪》這部來自加拿大魁北克的電影,編劇、導演、製片皆由札維耶‧多藍擔任或參予製作過程,除此之外《親愛媽咪》的攝影、美術其他多項電影的分工札維耶‧多藍幾乎都有參予製作過程。光是ㄧ人編導兼製片就已經非常辛苦了,更何況到各個分工親力親為,也難怪我們會看到《親愛媽咪》風格如此鮮明。

札維耶‧多藍撰寫出一部相當精致層次感、核心清晰、架構完整的劇本。我們一開始會看到黛(安妮·多瓦爾飾)敘述她本身的訴求,而劇本也很快的進入主軸。並導出黛與他的兒子史帝夫(安托萬‧奧利維爾‧皮隆飾)的關係,這時劇本的魔力便開始了。

劇本緩緩的吸引我們,我們不會反抗,也無法抵抗地被札維耶‧多藍吸進他的劇本裡。這部劇本很寫實、很沉重,但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社會的議題的雕琢、細述;而不是國家總體的觀察。也因如此,劇本的細膩程度,來到我們前所未見的精致。

黛與史帝夫相當親暱,黛等了三年終於可以與她兒子相逢,而史帝夫因喪父而導致暴力頃向,同時患有過動症。而這兩個角色的設計是不能沒有對方,因為對方是對方唯一的依靠。不想失去也不能失去,這項設定會越來越清楚,看見這對母子的感情,而核心也會跟著清晰。

而劇本的層次,第一層是史蒂夫想幫助媽媽度過難關,因此他定下目標,專心為自己規劃,希望可以讓自己深愛的母親擁有更好的生活,以他為榮。第二層則是黛,這裡也是劇情的轉捩點,看似一切都好轉,可是人生不會如此順遂,面對這個情況她積極地幫助史帝夫,幫助這個家。這兩項是主要角色的心境,多藍將心境作主軸,非常流暢地切換,而層次感便更加鮮明,並且這兩層的細節都相當精緻。

主演的安妮·多瓦爾與安托萬‧奧利維爾‧皮隆,我非常好奇他們兩位是如何培養在電影中的默契,因為在《親愛媽咪》這兩位角色非常鮮明,鮮明到我們已經快看不到其他角色,不過這也可能是因為方格比例而史兩人的演技被放大。

方格難以容納下兩位演員,因此在畫面中幾乎只會看一位演員,並且札維耶‧多藍設計大量長鏡,來突顯出每一個橋段的主題,透過如此堆砌,才能完成母子之情這項核心概念。在多項的設定下,對於演員的考驗便提高,因為方格與長鏡,演員不僅僅是不能出錯;而是要拿出極高水準的演技來詮釋角色。只要有絲毫的不完美,方格的畫面就毀了。

上述提及,如果一部電影不像我們時常看到的形式,那會是ㄧ部什麼電影?各位!這部電影就是《親愛媽咪》

我必須要先聲明我至今都沒有看過任何一位導演可以如此去創造畫面。從來沒有!也真的沒有看過任何一位導演能夠將創意運用到使所有看過《親愛媽咪》的觀眾皆為之瘋狂。我真的打從心底在為一位導演的的分鏡瘋狂,從現在開始到我死亡,我都不會忘記《親愛媽咪》我可以斷言!

剛開始我以為方格畫面是想突顯出角色的心境,所以多藍刻意將多餘的畫面全部切掉。讓我們只能看見主題沒有其他多餘的物件,我們可以很直接地感受畫面中的主題。這樣做除了不會混淆外,也把角色完全放進畫面裡。我們會看得很不舒服,卻能夠加注我們對於角色心境的感受,而這也是為什麼演員需要相高水準演技的原因。

如果札維耶‧多藍只是利用方格比例來拍攝,其實不會讓我們有如此強大的感受與衝擊,看看副標題與上述的形容:超越札維耶‧多藍?十年後我們再來談、我到死都不會忘記《親愛媽咪》如果僅是方格也不足以有如此衝擊。雖然方格畫面相當難以製作,因為多藍利用16:9的比例拍攝,再利用後製將畫面裁成方格。

因此,每一個畫面的主題都必須放在極度精準的空間,絕對不能有任何失誤。而多藍在方格上的使用就像我們曾聽過的ㄧ句話:「跳脫思想框架!」他真的在電影中完全發揮他對電影概念,並且以他分鏡風格跳脫他給我們的方格而將畫面展開。

畫面展開是《親愛媽咪》的分鏡特色,並且是電影中的精彩部份。當我看到畫面展開,我真的在那一刻發出響亮地驚呼,還不小心打擾到身旁的觀眾!你永遠都猜不到多藍會給你這種分鏡。而最好的特點乃於:分鏡能隨著角色心境的改變而改變。多藍在方格上的用意,要讓我們從畫面比例上得不舒服與角色心境上的不舒服,使其互相呼應,而這也是多藍分鏡上的創新,也是我們感受與衝擊得主要。

他的分鏡告訴我們:電影的比例不應該僅是ㄧ項,而是應以多項來表達角色心境,因為他將方格展開成16:9表示角色心境得好轉,縮小表達角色遇到的困難。我們可以這樣說:多藍的分鏡創造前所未有的動態,不僅讓我們深入其中,同時陷入他的畫面陶醉、徜徉。

這也是為什麼我會說:超越札維耶‧多藍?十年後我們再來談、我到死都不會忘記《親愛媽咪》因為札維耶‧多藍創造出近代電影使中難以超越的成就,如果後進導演想模仿動態比例,我認為這只是給自己一個很大的難題。

而在這一刻──我們都被多藍。沒想到這句話會在被說出來一次。

觀看其它影評請點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美昇影業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