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畫世紀 透納先生:優雅又細膩,細膩中動人

6月《畫世紀 特納先生》(Mr turner)

擁有良好劇本架構的故事,其實擁有讓觀眾動容的高度潛力。例如:史蒂芬‧史匹柏的《林肯》《辛德勒名單》《神鬼交鋒》《航站情緣》將動人的劇本放大在電影中,達成文字具現化的層次,分明透澈地呈現,讓故事完整的從文字轉化成畫面。

精湛劇本是一部精彩電影需要的元素,編劇對故事解析與概念都會放在電影裡,而《畫世紀:透納先生》編導麥克‧李從透納近晚年開始敘述,這一位受到英國萬人景仰的畫家,現在透過電影的詮釋,讓觀眾看見不同的威廉‧透納(蒂莫西·斯波飾)。依據整體感受而言:劇本撰寫的形式與節奏、聚焦的概念非常像改編於透納的傳記,但是《畫世紀:透納先生》乃麥克‧李完全原創的劇本。

他希望觀眾不要從改編來看一部電影,改編的依傍較重。因此李決定撰寫一部為電影而生的原創劇本,我們不用擔心沒有看過原作而無法理解,李認為透納在電影中需要原創的劇本,透過大量的雕琢與精煉後,專屬電影的透納衝破新生。

劇本裡有許多出自同一個時期的藝術家,在橋段中加入藝術討論的環節,獲許看似不重要,其實都是影響透納在電影中的轉換,而這種轉換模式就像一種疊加,隨者劇情演進來到節點,透納的轉換使故事的主軸進入下一個階段。

透納的父親(保羅‧傑森飾)非常支持他能繼續創作,所以盡力地幫助透納成為畫室的助手,隨者病態屢顯嚴重,臨終前才向透納表達了自己對於透納的愧疚。透納的妹妹不幸過世,母親因此罹患精神病,使透納離輾轉到親戚家,阻礙了透納的藝術創作,奄息地躺在床上咒罵了透納的母親。

李將透納的父親以非常內斂的方式呈現,他願意幫助透納作畫,不惜一切盡心盡力地達成,就算病情惡化也不能夠阻礙透納揮灑畫筆。因此幫透納磨顏料、整理畫室都是李對於透納父親心境陳述,這是一種刻意卻細膩的撰寫,父親的臨終便是透納最後的旅程,因為李開始陳述透納因為父親過世而來到創作巔峰。

父親過世,透納嘗試了自己不擅長的類別,甚至與那一位暗戀透納的女僕(朵洛西·阿特金森飾)發生關係。這承襲了上述的手法,為了不沉浸在悲痛,李讓透納改變自身的習慣,再度使用內斂的方式來導出透納的心境,直到透納更加大膽地用色同時抓住了風景地獨樹光影,讓作品更具映像衝擊,因為傷痛而達到顛峰的透納才緩緩釋懷。

其實麥克‧李在劇本上大量使用這種方式撰寫各項環節,對於新浪潮的《畫世紀:透納先生》而言:劇本不在以對白推進而是利用之諸多不同的形式來表達每一層的概念,如此隱約又內斂的形式,使《畫世紀:透納先生》每一位角色與橋段都富含寓意也更加深邃,讓劇本更細膩。

同為導演的麥克‧李,讓分鏡以非常優雅的展現,表達了長鏡的連貫與劇本的細膩。李在《畫世紀:透納先生》中多次使用夾縫來敘述劇情。以分鏡的藝術層面思考,李選用了一種困難的方式來表達劇情,我們僅能透過畫面中唯一演進的窗口來窺視,當畫面縮小到需要窺視的框架時,便能夠襯托角色的孤立。

李將攝影機定在房門前,透過房門看到屋內只有一位角色,透過定點長鏡來展現,加上刻意裁切地畫面,不僅迥異並且優雅。然而《畫世紀:透納先生》的劇情非常滿,對白的數量也相對較多,因為有許多人物需要被敘述,如此才能還原時代的真實感。而李大量使用長鏡來縮短電影的長度,並使用多次跟進與推進拍攝手法,不僅縮短電影長度,又將跟進與擠進利用得相當優雅。

其中在皇家藝術學院的分鏡中,李將兩個場景以跟進來切換,我們跟著透納的腳步分別穿插於兩個場景中,畫面跟進透納在場景迴繞一圈,將透納、佈景、藝術品一併納入了長鏡。李使透納的側邊來環繞,呈現藝術氛圍的沖激,速度輕柔、力道華美,相當優雅。

《畫世紀:透納先生》最動人的莫過每一位演員傑出的演技,尤其是蒂莫西·斯波!不僅為角色學習兩年的繪畫,同時帶著微微愛爾蘭口音。其中最令人動容的是透納對白之間的噪痰聲,斯波應該花了許多時間在揣摩透納獨有的噪痰,因為非常傳神,而斯波的演繹模式,是一位形式與寫實並濟的演員。

斯波在部分的劇情知道自己要如何呈現角色,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如何去演出這一項橋段,形式主義的演員必須要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如何詮釋,他在腦中已經全盤規劃,並按照計畫演出。然而又以寫實主義來刻劃劇情需要的呈現,不做任何規劃地衝進角色,不多想,讓自己在戲裡。斯波順暢地轉換兩種模式來演繹透納,依據透納的生平將形式與寫實交叉,更能夠表達透納給予時代的動容。

麥克‧李展示劇本的內斂細膩,再用分鏡呈現華美優雅,蒂莫西·斯波交叉轉換方式帶給我們動容無比的演繹。如此傑出的作品不是為了放大威廉‧透納,而是給予觀眾電影裡的威廉‧透納,為英國新浪潮貼加一部鮮明又突出的作品。

觀看其它影評或發現電影生活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原子映像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