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普羅旺斯的夏天:沒有語言才能打開自己

普羅旺斯的夏天:沒有語言才能打開自己

其實這真的非常巧,因為在我將編劇人生重新定位後,並推廣獨立創作電影後,便得到試片邀約。然而,這些電影都是獨立創作電影,每一部都有導演、編劇的強烈訴求,而這些訴求都能在銀幕上一段一段地細膩放大。

我們對於特效的感受,應該說:特效能夠很快打開我們對電影的好奇,使我們能很快的接受畫面帶給我們故事,不論故事困難與否,我們都會注意到特效。而特效給予我們的感受相當有限,確實特效帶來的視覺衝擊娛樂又華麗,但也因如此:特效會限制畫面呈現的廣度,或許在難的故事都會因特效而簡化。

可是這並不代表我們要去抵制特效,只是我們能夠多去選擇有獨立故事想要訴說導演與編劇所製作的電影。

由尚‧雷諾主演的「普羅旺斯的夏天」能慢慢看到法國面臨的社會問題,透過這些現象帶出一個老男人的故事,因為這些問題才能看見主角如何轉變。

父母離婚同時暑假開始的三人,被迫前往與外公同住,而他的女兒因為選擇而不再聯繫,導致都討厭彼此,雙方在不太能可喜歡對方的情況下,展開化學變化的劇本便上演在銀幕裡。

「普羅旺斯的夏天」為同一編導的條件下,其實,真的能看到的是每一位能當編劇又能兼任導演的製作者,都要有一定的畫面敏感度,才能準確地使演員詮釋他的角色。因為是獨立創作,所以角色的設定會相對較難演繹,如果導演無法駕馭自己所寫的劇本,那演員也會受到影響,把劇本精準地轉成分鏡,在鏡頭中給予演員空間,這是編導同人最大的難度。

在「普羅旺斯的夏天」分鏡中,我看見相當不一樣的是:導演將自己撰寫的劇本,拍出自己超乎劇本的分鏡。因為在很多橋段當中,我都會看到他將鏡頭擺在劇本中寫不出來的細節,或是她很清楚為自己設計好的橋段加上畫面的敘述,這都是導演本身的能力,才能使故事更全面,或許比起編劇她更適合當導演。

尚‧雷諾的演技,在「普羅旺斯的夏天」中扮演著相當重要的主軸,因為劇本中每一幕的模式都是一樣,都是藉由一個物件、劇情、角色而開始使自己的心境開始轉變,而尚‧雷諾在每一幕都能相當準確地抓到導演給予的畫面空間,同時擁有很高的角色熟悉度。

而且這個角色有諸多的轉變,他在轉變中的圓滑,演繹得相當流暢。並且由他引領劇情的氛圍,但沒有引導劇情的前進,這是的劇本設計編劇希望利用不以主角去帶領劇情推進,讓觀眾多感受尚‧雷諾在分鏡上的詮釋,多給予空間使尚‧雷諾發揮。

而導演將故事的核心放在主角的心境,主角因為許久沒見的家人,才看見自己已不會面對人群,即便是最親暱的家人也是一樣,但當遇到一個不能說話的小男孩,他才透過這個小男孩當作橋梁,與人群接觸,再度連接原本不可能有聯繫的親人。

觀看其它影評請點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