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鄰纏身2:影評

Neighbors 2

總體評價(普通、傑出、精湛、完美):精湛

在《惡鄰纏身》(Neighbors)後塞斯·羅根(Seth Rogen)再度展現惡搞、瘋狂的喜劇風格,將一戶溫馨家庭與一群狂歡的年輕人,看似沒有交集的兩個族群,編織出新一層的火花,同時加入女權與多元社會的議題。相對第一集而言擁有更豐富的情節與故事,安全氣囊的回歸、女性開派對的各種喜劇橋段,都再再地反饋了《惡鄰纏身2》(Neighbors 2: Sorority Rising)比第一集成功。塞斯·羅根也包含在內的編劇群,致力締造全新的喜劇篇章,完全不會感到是在複製前作而拍攝的電影,其中突出女性議題更使《惡鄰纏身2》在限制級喜劇海浪中──脫穎而出。

當時看到第一集時,總認為是另外一部瘋狂惡搞、沒有任何下限的限制級喜劇,或許不會與同類型的作品相差太多,但是《惡鄰纏身》卻成功地展現截然不同地故事魅力。在相對開放的美國地區,因應各種風俗民情,或許比華語電影有更寬廣的幅度,例如:吸毒、各種黃色笑話、語言暴力及歧視。

雖然《惡鄰纏身2》也不脫離上述所提到成人幽默,但與眾不同地也加入了女性權益及刻板印象的探討,其中以姐妹會不能自行開派對為切入點,展開了女男不平等的環節,不禁也讓人反思,我們應該如何面對兩性平等?我們是否對女性有各種負面的刻板印印像?我們是否不斷地物化女性?

尼可拉斯·史托勒(Nicholas Stoller)身兼兩部系列作導演,他不僅相當清楚地導出故事的篇幅,第二集更衝破了原本的藩籬,甚至我們可以將一、二概略地分成男性視野與女性角度,史托勒將原本年輕男性的各種狂歡舉動,轉變成女性走邁向獨立快樂方法,這也是《惡鄰纏身2》與前做最鮮明的不同。

故事告訴我們:『女性不應該由男性判定自己的美,如果女性的美來自於男性價值觀,其美感大多建立在男性的性慾上,但是《惡鄰纏身2》則提出女性的美來自自己,不論打扮如何,都應該是自己打從心底想要這麼穿,因為這一套打扮不應該是男生認為美麗。所以擦掉妳的眼線與口紅、拿下妳的假睫毛、脫掉頭上的髮片與假髮、穿上妳喜歡的衣服,堂堂正正地做自己。』

大部份的限制級喜劇多半不會帶有明顯的故事特點,然而《惡鄰纏身2》卻與眾不同地使我們看到特例。如果你再找一部輕鬆的喜劇同時擁有厚重的想法與思考,那《惡鄰纏身2》將會非常適合你。

圖片來源UIP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