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鏡就是即興──羅賓‧威廉斯

其實探討一位喜劇演員的表演與作品,相對而言比導演少許多,因為電影本身是導演的個人藝術呈現,由於拍電影需要大量的人力來完成,所以不像畫家,有畫布與畫筆就能完成的個人藝術、也不像音樂家,只要有樂器就能創造新的音符,雖然導演可以入鏡演出,若只有一個人,則會影響電影的成果,因為有許多鏡頭都需要另外一個人拿著攝影機,才有可能完成。

而我們也會從許多媒體的採訪中看到:記者詢問導演對電影的看法,票房很差?問導演!票房很好?問導演!演員被觀眾指出不會演戲?問導演!拍攝期間的八卦與花邊新聞?問導演!如此說起來,當導演的壓力很大,必須要面對層出不窮、各種聽過的沒聽過的大大小小、深深淺淺、寬寬宰宰的問題,這些問題可能只有兩成在探討電影。

雖然導演要面對以上狀況,但電影的創作則是一種難以言喻喜悅!導演希望電影能說的完美,因此演員的選擇也成為相當重要的一環,由於電影本身是一個謊言,演員的功能就是讓觀眾相信這個謊言。若演員的演技不好,觀眾是否就不會相信?沒錯!謊言需要騙子,如果不太會騙人,又有誰會相信?

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對於許多觀眾來說,他是一位喜劇演員,他帶給許多人笑聲,但與其它演員不同的是,羅賓‧威廉斯的演出就像一場即興演出的舞台劇。要看出一位演員是否即興,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困難,演員可透過指示而爆發出非常有力的表演,來完成鏡頭裡的需求。但爆發的鏡頭需要一定程度的堆砌;否則,可能會缺乏張力。

最近受臺南大學的邀請,參加了一場關於《百日告別》的映後做談會,在一個小時的篇幅裡,我與他們聊了光影、演員、故事與我們應該如何與身邊的事物告別,我透過目前與電影的接觸與體會,完成了人生中第一場演講。其中,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與靈感,丟下麥克風、走近聽眾,打破舞台與觀眾的那一道牆,也就是劇場理論的『第四面牆』

人生第一場演講──我沒有準備講稿,我想試試看能否像《春風化雨》(Dead Poets Society)中看不膩的橋段,羅賓‧威廉斯引導另一位演員,而另外一位演員的情緒也隨著引導,慢慢衝出該鏡頭中最完美的爆發力,不論我們看幾次都像第一次般的震撼。

強烈的情緒需要推疊,當它夠強烈我們再來拍攝,因此我們不常看到推疊的過程,然而威廉斯則是能使導演放心地把電影交給他,他能將謊言昇華成電影的浪漫,就算只是在堆疊,仍像一場精彩的演出。他用看似即興的方式演出,我們也不曾懷疑他是否在說謊,他是一位好演員、也是一位優秀的騙子。回想起我的第一場演講中與觀眾的互動就像《春風化雨》看不膩的橋段。

圖片來源gettyimages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