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帝夫賈伯斯:影評

《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 來源UIP

渾然天成的傳記電影!我們終於看到史帝夫‧賈伯斯(Steven  Jobs)地完整影像,透過電影《史帝夫賈伯斯》(Steven  Jobs)如此清楚的解釋,說明了蘋果(Apple Inc)的創辦人的史實。相較於艾希頓·庫奇(Ashton Kutcher)主演的《賈伯斯》(Jobs)可能不需要比較兩部作品的差異,就能明顯發覺其中地懸殊。若要概略地解釋如此完美的《史帝夫賈伯斯》則──如果你預想電影好像很精彩,那在觀影後我們將不會用精彩來解釋它,同時可能找不到任一詞句來說明《史帝夫賈伯斯》的傑出與成功。

有許多時候我會進一步地詢問自己:影評人與電影的關係是什麼?面對資訊爆炸、數位內容蓬勃的情勢下,不得不承認的是:這個社會將越來越不需要影評人的存在,觀眾逐漸不參考影評,寧願聽聽身邊的人怎麼說,或者從所有社群媒體偶然發現電影的評價,以此來當作參考。

所以影評人花費時間看電影、撰寫評論,也就不像我們所思考的模樣,我們必須認清真正的問題已不在於影評人如何寫影評?是否能寫出俱價值的評論?而是當大家皆能對電影表示意見時,那我們為什麼還需要影評人?當我們開始秉持著這種思考,那也就代表我們正在畫地自限!

不論資訊多爆炸、數位內容多蓬勃、社群媒體影響多少,若沒有清楚的證明可以佐證觀眾已開始不閱讀影評,那上述地一切都只是一項假設。我們可以去假設事態的可能及發展,但我們不要試著去假設別人的立場與想法,假設越多,限制越多,這是編劇艾倫‧索金(Aaron Sorkin)在《史帝夫賈伯斯》展現的概念,也是故事帶給我們其中一項震撼。

飾演主角的麥可·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他將一位反社會人格的天才全釋出一道新的面貌,如此也反映出艾倫‧索金近期相當擅長的角色設定,《社群網戰》(The Social Network)的馬克‧佐伯格(Mark Zuckerberg)《新聞急先鋒》(The Newsroom)的威爾·麥卡沃伊(Will McAvoy )都有一定程度地反社會人格。

反社會人格的天才相當吸引人,我們能快速理解角色處於什麼狀態,編劇也能從各項層面來構築角色,不僅相當突出,並具高度地戲劇表現與演技要求。而故事的撰寫顯現出艾倫‧索金如何玩轉高深的故事,不僅將所有故事分拆成三部份,並分別由三次發表會來敘述這位數位革命先驅。

因此我們會看到史帝夫‧賈伯斯的人生歷程皆是由這三個部份延伸,並帶入電影情節中,加強每位角色的連結,每一位角色都環繞著史帝夫‧賈伯斯而改變,艾倫‧索金完整地表達傳記電影的核心,所有的角色故事都應隨著主角變動而變動,如此才能展現出主角的重要。

我們對於賈伯斯的印象大概為各項知名的蘋果產品,藉由艾倫‧索金的聚焦,我們終於能一窺為什麼蘋果的產品能夠如此成功,不僅僅是因為賈伯斯的美學概念與要求,以及極度前衛大膽的商業策略,電影中則是將NeXT的史實刻劃地無人能及,這項橋段概略來說就是賈伯斯開發一個只有蘋果才會買的產品,而NeXT最後也由蘋果收購。

史帝夫‧賈伯斯引起數位革命,他像是一位科技產業的巨人,其成就我們難已觸及,但艾倫‧索金讓這位巨人回歸了人類的本質,透過所有角色來展現他還是人的層面,其中相當重要的一位便乃他的女兒。史帝夫‧賈伯斯是一位工作狂,也是一位反社會人格的天才,趨近沒有感性的他卻因女兒再度拾起感性與親情的自己,這也說明了艾倫‧索金如何刻劃黃金時代地另外一項層面。

傳記電影的主角,絕不僅僅是放大本人的特質,而是必須徹徹底底的深入角色。如果僅是放大本尊的特質,那則會像艾希頓·庫奇的《賈伯斯》但麥可·法斯賓達則是一道清水流進名為史帝夫‧賈伯斯模具,將一位天才的偏執、憤怒全都嶄露無疑,甚至可能不需要多餘的裝扮來表達,因為這不是簡單的模仿,而是成功傑出地演繹。

圖片來源UIP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