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權之聲 無懼年代:影評

Suffragette

若我們對女權產生疑問,認為女權意識過於高漲,在《女權之聲:無懼年代》(Suffragette)後,將完整顛覆我們女權的意識的看法。不論當時男女有多不平等、不論女性受到多少歧視與威脅,她們的勇敢不斷地為自己爭取應有的對等。即便必須用血與汗舖出道路、即便沒有任何希望與可能,她們仍然堅持目標,直到最後光明的成果。面對女權運動的歷史事件,凱莉·墨里根( Carey Mulligan)完成了不同於已往的演出,不再是我們印象中女子,而是完全為角色也為女權奉獻的電影工作者。

透過時間的推進,我們或許沒有仔細地觀察女權與意識開始成長已至來到現今的境界,在追求兩性平等的社會型態中,我們也需要透過電影來提醒我們女人──與男人沒有不同,並且應拋下成見與歧視,邁向更平等的社會。如果我們正在質疑是否達成兩性平等?那我們將問題反過來思考:我們是否不能達成兩性平等?若以這項角度來觀賞《女權之聲:無懼年代》是的,我們無法達成兩性平等。

這是電影的其中一項特質,它反饋了歷史與文化,告訴我們曾經的種種,與此我們能發現自己與歷史的不同。當我們意識到不同,便顛覆了無法達成兩性平等的答案。我們向來難以察覺社會正在改變,時常透過電影來發現人類的暴行與痕跡,當然也令人感到恐懼,因為20世紀初的英國確實就是如此。

不僅勞工意識低落,兩性極度不平等。同工不同酬、禁止集會與遊行、離婚女性沒有子女撫養權皆再再顯示了當時的英國對於女性的鄙視,然而女權主義者的女人們破釜沉舟地衝進未來,再再顯示了她們的勇敢。如果男性的革命建立在自己的裡想與光景,那《女權之聲:無懼年代》完整顯示出女性的革命則是復諸於女性全體,不論何時或何地。

從電影的角度來說《女權之聲:無懼年代》是一則故事,聚焦於女權的故事,透過編劇艾比·摩根(Abi Morgan)導演莎拉·加夫龍(Sarah Gavron)精準地放大了歷史事件,而凱莉·墨里根飾演的角色為事件中其中一位,雖不為歷史裡的主角,但卻完整地回饋歷史的真實,因此我們不用擔心被過度解釋地史實。

凱莉·墨里根其實是一位相當特殊的年經演員,她本身的特質似乎不太容易讓觀眾投射,但是站在銀幕演出的時刻卻相當精彩,不僅僅是《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時的她,而是每一部作品都有這種特殊的感受,換個方式來說:凱莉·墨里根相當人來瘋!進入角色與演出時非常癲狂,但拿下角色的裝扮,就好像一張刷上淡淡顏色的色紙,有一種難以言語的氣質,然而她在電影的演出確實相當精彩,不僅展現了不同於以往的爆發力,對於角色的詮釋也不同於已往。

圖片來源絕色國際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