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溫柔迫害!性別不會影響妳導得怎麼樣

the-333

我們是否已養成一種意識來看待職業的性別平等與刻板印象?當我們說到導演這項職業,可能會不經意在腦中浮現出一位男子的身影,指揮調度拍攝現場,試著在一定的空間完成自己對電影的期許。如果我們真的時常在腦中浮現一位男子拿著分鏡表,跟副導、製片、監製、攝影師、演員討論電影拍攝,手持擴音器指示場務:打版、補光、封鎖現場。其實,也就代表我們已養成了無心地溫柔迫害。

現在,讓我們試著將『拿著分鏡表,跟副導、製片、監製、攝影師、演員討論電影拍攝,手持擴音器指示場務:打版、補光、封鎖現場』這項情景中的導演性別轉換成女性,是否覺得這個情景有點難以建構?或許沒有想像中的困難,但我們太過習慣將導演框架於男性,使我們不太容易想像一位女性來擔任影像的建構者。

如此是否也代表:我們的潛意識中已淡淡地否定女性導演?或許誇大了指控,但卻難以掩飾瘋狂的真相。我們可能會很輕鬆地認為《33:重生奇蹟》(The 33)由一位男性導演執導,面對礦災,使用一位男性似乎較能突顯災難的驚心動魄與浩大,若要處理受難狀態而起爭執、鬩牆等等情節,男性導演可能首當其衝。

然而,我們應該停止──停止這種溫柔地迫害,為何總認為男性導演相較適合災難電影?影像是否精彩、完美,依據的是導演對於畫面與故事地熟悉與創意,倘若能渾然天成的製作出一部作品,那我們不應該強調性別,應該以能力為優先,因此由女性導演創作的災難電影,更值得我們進電影院觀賞《33:重生奇蹟》就是一項非常好的範例。

聚焦於智利礦災的《33:重生奇蹟》擔綱執導重擔地是一位女導演:派翠西亞‧里根(Patricia Riggen)曾經以預算相對不寬裕的條件來製作電視電影《檸檬大嘴巴》(Lemonade Mouth)以此提名美國導演工會(Directors Guild of America)傑出執導作品兒童節目類,而《檸檬大嘴巴》的演員確實都還未走向國際市場,但派翠西亞‧里根透過精準預算控制,完成了精彩的音樂劇電影。

曾經日舞影展(Sundance Film Festival)有一部紀錄電影《富山》(Rich Hill)其導演也是一位女性──崔西‧德羅‧翠格斯(Tracy Droz Tragos)她透過《富山》的紀錄放大了美國相對貧窮的地區,以三位青少年的環境與人格來反饋富山社區的生活概況。而《富山》其真實程度絕對能撼動我們的生活,電影結束後便立刻安慰自己身處安逸之處,或者不捨富山社區的貧窮環境。

然而,最令人恐懼的是,溫柔迫害是一種相當微弱、清淡的感受,我們可能不以為異,經過時間的洗禮與推進,受到迫害的族群,他們福利、權力越來越少,迫害日漸嚴重,卻難以被察覺。導演雖有優劣,但沒有性別之分,我也時常溫柔地迫害女性電影工作者,這不是一項好的觀影習慣,因此必須警惕自己,也希望透過資訊傳遞,將溫柔迫害留在昨天,而今天是一個公平的晴天。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采昌國際多媒體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