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私刑教育:享受丹佐‧華盛頓

【編劇人生】私刑教育:享受丹佐‧華盛頓

如果我們對於追殺或被追殺的政治懸疑電影沒有概念,那我們該如何去看這類電影?這是看似不重要的問題,但卻反映出我們在看這種電影的習慣。

湯姆‧克蘭西是政治懸疑的知名作家,之前辭世的他,對於電影所留下的影響的確相當龐大。因為他的作品都有翻拍成電影,並且廣受好評。在這種電影我們會看到槍戰、追逐、政治利益與獻金等等。

然而在《私刑教育》中我們需要將政治懸疑做第二考量,因為《私刑教育》的重點是現代英雄主義強烈的電影,搭配暴力的動作與張力的分鏡,每一幕都使你獲得極佳的娛樂效果。

這是美國同名經典影集,現在將它搬上大銀幕。如同前提到的:《私刑教育》是英雄主義很強的電影,因此,我們能夠看到丹佐‧華盛頓在電影的所有橋段中以一抵多殲滅對方,這也是《私刑教育》的核心娛樂效果。

在導演的分鏡設計中,我們能發現:導演將所有打鬥場景都皆利用快速的交鋒,並在極短的時間內便給予對方致命的傷害。這類分鏡會有一種相當隱約卻能回韻的分鏡。

那一刻交鋒很短暫,但我們一定能看到動作的效果在鏡頭中綻放,綻放就像閃光射向你的雙眼,隨即很快地消逝。所以,我們受到畫面上的衝擊,當下沒有完整體驗那一刻,卻在觀影後,不需回想──分鏡會飛進你的腦海裡,感受那一刻的畫面。

而在劇本的設計中,我察覺:編劇將影集的節奏放進電影裡,這其實會將電影拉長、導致節奏變慢。依照電影進行速度,《私刑教育》應控制在100至110分鐘的區間,然而卻延長至132分鐘。

超過兩個小時的電影,需要的橋段便會增加,但依照我當時的觀影思考,我會覺得是編劇情拉長來拍,所以不適應這種節奏;然而就如前述所及:這是由影集放進電影的作品,所以編劇致力於將影集的體驗呈現在銀幕裡,對於影集我沒有像電影如此的感受力,所以無法感受到這點。

如果你是看影集多於電影的觀眾,那《私刑教育》將能帶給你這篇影評沒有的體驗。

丹佐‧華盛頓──不愧是拿兩部奧斯卡的影帝!在《私刑教育》中飾演的主角,先不說演技各個分鏡、橋段中的詮釋,我們先來看:他在這個角色上的氣勢。

這是我在開演十分鐘便能明顯感受到的傳球。當我們在看演員演出時,其實那是一項傳達過程,演員會將他的肢體、情緒匯成一顆感性的球體傳像我們,當我們接到時,便能清楚知道:他給予我們的資訊。

而丹佐‧華盛頓卻不需要傳球,而是一種氛圍感染。我想這是演技超群才能觸及地境界,只要一個眼神、一個情緒我們就能精準、強烈地感受到丹佐‧華盛頓。是的,我們會很直接感受到他本人,而更棒的是:我們不會看不見角色。或許可以這麼說:他的演技能呈現出角色並裹上丹佐‧華盛頓。

享受分鏡與丹佐‧華盛頓,這兩著將《私刑教育》昇華至無比地精彩,我想這是一部演員本身突出了分鏡與劇本的電影。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索尼影業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