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刺激驚爆點:謊言結束後,就像經歷空難的生還者!

空難。據統計,要發生讓整台飛機迫降導致多數人傷亡的機率沒有我們想像來得高,迫降是相當嚴重的飛安事件,因此在國際航空運輸協會與國際民間航空運舒組織,對於迫降如此嚴重的飛安事件,屢次都進行相當慎重並嚴謹的態度來看待迫降,而航空公司後續的處裡也將成為關鍵。

我們時常聽到「飛安事件」這項名詞,但似乎沒有相關報導指出飛安事件該如何定義,那是否只有迫降才算飛安事件?其實飛安事件的定意相當嚴格,飛安意旨飛行安全,也就是說只要是會影響到飛行安全的因素都算飛安事件,嚴重就像上述所提的迫降,輕微的可能為:螺絲釘沒鎖緊、飛機保養工作不落實等等。

輕微的飛安事件幾乎每一家航空公司都會有,如果要計算航空公司的飛安程度,一般都會以飛行里程數來計算,例如:飛行五十萬里會出現引擎不穩定等狀況,當里程數能越多,則代表越安全。現在大家對於飛安有了基本的認知,那接下來就一起來搭乘編劇人生航空的US195班機,航向洛杉磯的觀影之旅吧!

《刺激驚爆點》在劇本上的設計就是一架注定要使我們迫降的飛機,透過劇情的演進,我們會相當順暢地被帶進編劇在劇情上所有合理又不太有破綻的事件。一切都來自於一艘遊艇的縱火事件,以及一個看起來不具有威脅的殘障,警方逮捕五名嫌疑犯,故事就從這裡開始。

五人被保釋後,組成了一個小組進行黑吃黑行動,搶下別人走私的珠寶,再找買家銷贓。而這一切都只因一位令人聞風喪膽的幕後領導──凱瑟‧修茲。他相當神秘,沒有人真的見過他,據說:他曾對想反抗他的勢力,進行了全面性地殲滅,一個活口也不留的染紅了紐約。

韋柏(凱文‧史貝西飾)將他所知道的一切告訴警官昆恩(夏茲‧普萊崔飾)而韋柏也就被編劇設為《刺激驚爆點》的敘事者,所以我們只能看到韋柏對事件的敘述,也就是只有韋柏的視野。我們對角色與故事的瞭解只能透過韋柏來看見,這對我們來說很重要,因為這就是《刺激驚爆點》的核心。

《刺激驚爆點》是一部相當商業的電影,從劇本來看:克里斯多夫‧邁考利完成一部絕對精湛的商業劇本,並且是一部值得我們一看再看的精湛劇本!因為邁考利撰寫出一部有如《福爾摩斯》的作品,在《福爾摩斯》情節裡,我們看到亞瑟‧柯南道爾爵士設計了一宗謀殺案,但在最後解謎時卻與我們看到的完全不同。

邁考利以倒敘法呈現,因此從一開始的懸疑與解謎,便致力於給我們非常流暢的劇情,將每一個環節設計的相當完整。並且以韋柏來敘事,為故事加上分明的節點,使我們能清楚看出故事來到哪一個階段,誰又是大反派,隨著韋柏的解析,我們對劇情也會更加深陷。

當我們對劇情深陷,邁考利也就表達出《刺激驚爆點》的核心,因為我們會想要從劇情給我們的線索來猜測出真正的兇手,是誰縱火?目的是什麼?當我們跟著警官昆恩的思緒,就要準備迫降。因為我們一同進入了昆恩所駕駛的班機,那是被編劇克里斯多夫‧邁考利設計成有瑕疵注定要迫降的飛機。

這就是《刺激驚爆點》的劇情主軸,當你看似一切都已水落石出、豁然開朗,隨之而來的是如同迫降般的劇情感受,當你看到《刺激驚爆點》的結局時,你肯定會瞠目結舌。一切都很合理、一切都很流暢,但就像莫利亞提教授將我們引進一切都很合理的錯誤,使我相信我們的猜測都是正確無誤,也使迫降般地劇情感受完全綻放!

邁考利劇情設計精湛,雖然會迫降,但我們都不會因此而身亡,而是經歷了空難的震撼。邁考利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因為他將反派的設計成我們能夠不斷回味的經典,這項經典更是一個謊言因此造就《刺激驚爆點》的成功,其中不可抹滅的是凱文‧史貝西的傑出演技。

我們都知道凱文‧史貝西是一位天生的反派演員,但是他在《刺激驚爆點》嚴格說起來不是一位鮮明反派,然而《刺激驚爆點》是一部正派不多的電影,史貝西他飾演一位殘障,準確的說應該是右腦運動神經癱瘓,他無法使用他的左手與左腳。

他將所有的發揮出殘障的橋段詮釋完整清晰又精彩,尤其是展現殘障的橋段,他告訴我們:我就是一個殘障,你絕對不會對我作什麼、因為我知道你不肯、因為我知道你認為我太愚蠢、因為我知道你認為我是被利用的棋子,我只是僥倖沒有死亡,我是受害者,受害者應該被假釋。

而《刺激驚爆點》也就是韋柏的口述,根據一個殘障生還者所口述的事實似乎很具說服力,而被縱火的遊艇中所生存下來的兩位生還者,其中一位全身有60%的燒傷,另外一位是沒有上船的殘障,而他卻沒有任何火場的跡象?假設你是一位行動不便的殘障,當你聽到爆炸聲,應該會驚慌失措的逃跑,多少應該都會有輕微的撞傷,就算沒有,這位殘障的生還者也過於乾淨,不太像經歷火場,更何況又如此冷靜的陳述所有經過,這到底是為什麼?

觀看其它影評或發現電影生活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