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伍迪‧艾倫用一週使我發現自己是相當資淺的觀眾

【編劇人生】看見伍迪‧艾倫才發現自己是相當資淺的觀眾

在某一個深夜中,撰寫文章的當下,那時,我頓然地停止在鍵盤上奔放的雙手。因為有一個很特別的想法,突然地乍現在大腦。問題很奇怪?卻讓我停下來思考好久,眼看著自己的所寫下每一個文字、每一句話、每一篇文章。甚至我開起我曾製作過的電影,雖然我只有製作過一部自己的短片。

隨著影片的播放,那深刻的問題使我的困擾更加嚴重。到底是什麼問題可以讓我如此困擾,看著自己的文章已一段時間沒有進展,而我不斷思考著自己加注給自己的困境。當時,我問我自己:我到底是不是一個觀眾?

就廣義來說,只要是來看電影的都是觀眾,所以觀眾不論人種、階級、性別。高矮胖瘦、男女老幼、美醜與否,只要你是一位活在世上的並擁有高度文明的靈長類,那你就是觀眾。簡單來說:只要是人就好。但如果有一個標準能夠測出你身為觀眾的資深資淺,那我到底是資深還是資淺,或者我連觀眾都不是。

這一週,我遇見了伍迪艾倫,他的新作品《莽夫》(暫譯)將在今年七月於美國上映。伍迪再度邀請了艾瑪‧史東,他對艾瑪的鍾愛似乎已經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一位作者能遇見他的靈感,這可是許多創作者夢寐以求的理想,因為那是一個難以解釋的愉悅。

對於劇本,我非常很好奇伍迪是如何撰寫自己的每一部作品,因此我開始找尋他的作品,研究伍迪的劇本。在作品有限的情況下,我從中歸納出:伍迪以自身為中心去發想劇本,我們能夠透過《魔幻月光》與《藍色茉莉》看見他把劇本寫成一冊又一冊陶醉,他喜歡的故事他才會創作,所以我們看到他的作品其實大多數都以喜劇為主,因為這就是伍迪的創作風格。當他在自己的劇本中浸淫,我們也會非常陶醉。

多次奧斯卡提名,只有得過一次最佳導演獎的伍迪《安妮‧霍爾》公認為改變影史的一部作品。伍迪或許不是第一位打破第四面牆的導演,但不可否認的是:許多電影後進都在《安妮‧霍爾》之後,利用這項分鏡概念來製作電影。因此我們都會認為伍迪是第一位打破第四面牆的導演。

我一直在尋找《安妮‧霍爾》實體光碟,我想一睹伍迪到底是如何拍出能夠使當時的電影業強烈關注的作品,而《安妮‧霍爾》乃相當久遠的作品,要找到實體光碟相對困難。雖然很好奇伍迪當演員會是什麼姿態?但因為實在困難,因此改為我觀賞《藍色茉莉》看到凱特‧布蘭琪這位女演員突破快要被定型的自己,用《藍色茉莉》打開自己相當陌生的角色,並且獲得奧斯卡,我相信這連凱特本身也會意外。

多次入圍,四座奧斯卡的伍迪‧艾倫卻一次也沒有參加奧斯卡,而他那唯一一次參加奧斯卡卻是因:他要鼓勵所有電影工作者,在911事件之後,不要放棄!要繼續製作電影!伍迪出場的那一刻,全場起身鼓掌!為當時在收看奧斯卡的美國注入了希望!

經過這一週,我再問我自己一次:我到底是不是一個觀眾?我想我有了一個答案:觀眾沒有是非,也沒有高低。我們是在電影大海漫遊的尋覓者,我們找尋的是一個能上岸的小島。那個小島能夠使我們停下尋覓的歷程,同時望著美景。在我們找到前都是資淺的觀眾,因為當觀影來到一定的數量後,你就會找你喜歡的電影,成為資深觀眾。

我也還在找那一座小島,這代表我看的電影還不夠多,所以找不到自己喜歡的電影。這個問題也是因為伍迪‧艾倫才有解答,或許伍迪‧艾倫的作品就是我的小島!

觀看其它影評或發現電影生活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