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風中家族:我聽到了、我看到了、我感受到了,王童導演

我們活在台灣,聽著許多故事,這些故事大多來自國外。隨著科技的進步,他們也將故事說得越好,將原本的細節作得更完善,因此才能附加更多元的感受,使我們認知、熱愛一部電影。當我們的選擇越來越多,也就衍生出能夠幫助我們選擇故事的的評論家,他們幫助我們篩選故事,從中找到喜歡的電影。

因此評論是一種相對嚴肅的文章,畢竟評論二字本身相當尖銳,閱讀時造成的針鋒相對也在所難免。我向來都保持一項原則,撰寫電影評論時,不可以讓文字太過感性,因為對於故事不甚了解的觀眾,過於感性會影響他們主觀意識,然而評論相當主觀,但經過適當的修正與調整便能成為具價值的意見。

面對王童導演的《風中家族》我再也無法保持理性地跟各位建議《風中家族》是否為一部精彩的作品?這種狀況就如同美國上映一部關於歷史或種族的電影,大部份的影評人,不論權威與否,皆給予相當激賞的正面評價,而《風中家族》將是一部能夠引領這種風潮的作品。

為什麼?因為這一部電影講述了我們的歷史。國共內戰,國民黨失利,絕大部分的軍人跟著政府遷台,來到了基隆港。人生地不熟,何去何從乃是一片茫然。電影給予我們的時代已經相當明顯,但我們想不到《風中家族》的演進卻橫跨了將近一個世紀,若我們換個角度看:非常像王童導演對於時代與人生的自我解答,現年已經73歲的王童導演,利用電影給自己的人生一項非常好的答案,他已經利用《風中家族》完成也自許相對平等的關係。

民國38年迫遷來到台灣的外省人,一句閩南語都會不講,從此也展開了外省與本省的種族融合。我們開始務農,街邊販賣麵線,依據華北一代的說法叫:龍鬚麵。作著散工為家裡貼補經濟。國家開始發展,因此興建郵局、學校,生活逐漸富裕,兄弟結婚、兒子受教育,景氣開始繁榮,我們的臉龐也不像出來乍到般的茫然。

西方的文化開始引進,市民的生活擁有了不同的娛樂,古典好萊塢電影的引進,因此當時非常流行《飛越杜鵑窩》《荒野大鏢客》《協尋》《最長的一日》《大國民》在《風中家族》出現的黑白電影應該是《協尋》音樂方面最出名的便乃披頭四與艾維斯·普利斯萊(貓王)喇趴褲也從此蔚為風潮。

王童導演透過細節還原了時代,我們能夠看見王童如何使劇情綻放另一種動容。電影中,角色之間懷有特別的情感與矛盾,我們能夠將其簡單地視為:編劇為電影加入的時代下的感情,使劇本多一了個面向,然而王童導演卻加上一種文化的韻味,也是外省人對於歷史地詠嘆。

其中又已盛鵬(楊祐寧飾)的感情矛盾最為鮮明,劇情中緩緩陳述了盛鵬的人物背景,他在遷台前結了婚、妻子懷孕。當他開始懷念妻子也可視為他正在思鄉,因為內戰使他家庭破碎,大時代下的現實不得不離開家鄉,逃離戰火,來到了台灣。盼望能夠返鄉的那天,同時盡量不留下對人、對地的任何情感,不論是否喜歡,我都有一個家庭,請原諒我。

並以外省與本省兩位女性角色作為細項,使盛鵬的矛盾更為濃烈,跟著他一起來到台灣的外省望族,以及義弟媳婦的示愛。然而,對於一部時代背景雄厚的電影而言,這是一種考驗。若導演沒有拿捏好應有的分寸,相當容易使時代背景失焦。而王童導演卻能夠在《風中家族》的每一刻、每一幕完成歷史的淒厲,這一點最為令人敬佩。

不論劇情如何演進,王童就是能夠透過精準地色調來還原歷史,並且讓演員清楚知道自己飾演的角色所擁有的心境。事件的大小、劇情的沉重,全是歷史的架構與細節,也呈現了台灣社會的鴻溝。最後,王童導演給予我們一項非常開放卻尤其確定的結果。盛鵬這位角色的核心,乃在突顯外省人的壓抑與無奈,沒有人想家庭破碎地被送上戰場,又因迫遷,僅能在台灣緬懷已回不去的家園,思念臉龐朦朧懷有身孕地妻子。兩岸逐漸開放,盛鵬的故事也獲得了結束,而王童導演給予我們清楚第一句話──互不相欠!

評論需要理性,我相信你只能夠在這篇文章看到感性,面對王童導演以《風中家族》敘述:國共內戰、迫遷來台、建設興起、種族融合、白色恐怖、文化引進、情感憂愁。他細膩地陳述──以外省人的口吻嘆息,或許我不能理性地評論,便乃王童導演的嘆息擊敗了我的理性,也提醒了我們:史或許歷會被遺忘,但事實依舊不會改變。

王童導演絕對值得又一座金馬獎!

觀看其它影評或發現電影生活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興揚電影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