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忠犬追殺令:又是一部難以超越的精彩

我們看過許多關注動物的電影,但是大多數提倡動物保護的電影都走向溫馨、感人的取向。然而《忠犬追殺令》卻是以現實主義為主,製作出龐大的寓言,以發人深省的諷刺告訴觀眾:這個議題在編導的眼裡有多嚴重,並且需要是被說出來的控訴,而這項控訴是我們不能忽略的社會現象。

這是一位匈牙利導演穆德盧佐·凱內爾製作的電影,其中他以動物作為核心,來陳述匈牙利社會中的現實。其中以控訴白人自我優越為主,而相當有趣的是:穆德盧佐他本身也是人,卻能夠以《忠犬追殺令》來向世人表明對於白人的控訴,穆德盧佐告訴同樣身為白人的各位:這是我與動物們的怒吼,你們給我聽好!

身為導演也是編劇的穆德盧佐,將社會寫實故事以一個離婚的家庭切入,並且將女主角設定成一位只與寵物交心的女孩。她與寵物哈根是非常親密的家人,對於身在離婚家庭中的女孩來說,她的家人就只有哈根,因此我們會發現女主角有輕微的自閉,不願與她人坦白。

只有哈根這一支不會說話的混種犬,能成為她最信任的家人也是夥伴,這位女孩莉莉(索菲亞‧普尚塔飾)她是一位正在學習小號的音樂學院的學生。因為匈牙利政府要對飼養非純種狗抽稅,而使莉利意識到哈根會有危險,她與哈根一同逃離了家。

來到音樂廳練習的莉莉,她將哈根藏在櫃子中。紙包不住火的清況下,哈根衝了出來,莉莉憤然離開音樂廳,莉莉的父親找到了她,將哈根丟在路上。這對被拆散的家人,一個更加叛逆、一個尋找莉莉同時開此流浪。

在劇本方面,我們能夠發現穆德盧佐給我們兩個非常沉重的概念:第一是人與寵物的關係,第二是混種狗被抽稅的設定。

其中有一個橋段相當寫實也是《忠犬追殺令》中相當暴力的控訴,那一幕是莉莉與哈根站在高處,看到一位老先生正在對他的寵物下各種命令,過程極為反覆,寵物看著主人手中的食物,當然會照作。直到畫面轉換,寵物都沒有被餵食,這一幕控訴寵物被訓練成要去執行牠們根本不想做的命令,將寵物當成傀儡。

而地下鬥犬場的控訴,更是悲慟。穆德盧佐把鬥犬的訓練過程,設計的相當寫實,或許是過於寫實。我相信穆德盧佐大量考究了如何訓練一隻鬥犬,而這段過程在電影上呈現,我們真得會看到於心不忍。並且鬥犬應該都屬混種犬,純種犬應該極少,這點有被隱約地表達出來,這也呼應到第二點。

混種狗就要被抽稅的歧視。而這也是穆德盧佐對於種族議題的努吼。種族平權一直都是西方國家長久以來的社會問題,而穆德盧佐以混種狗被抽稅來諷刺有先天優越感的白人,只要不是白人,都是下賤。而這兩項沉重又龐大的概念,使我們看見穆德盧佐他對於劇本的細膩雕琢,以及概念的精湛詮釋。

《忠犬追殺令》能夠成為一部難以超越的電影,主要因為穆德盧佐以274隻真實的狗來拍攝每一個有動物的橋段。我們可以這麼想:如果要我們同時管理274位真實的人,其實這已經非常困難,更何況是同等數量的動物!

就以現場管理來說,要保持狗狗不要躁動或吠叫,不影響拍攝過程,就已經是很難克服的問題,並且還要確保在狗進入畫面後,每一隻走位都要走對。就算走對,畫面不一定能夠達到導演想要的畫面,所以一定會重來數百次甚至數千次,可能就只為一個分鏡,不論怎麼思考都覺得這是一項非常難完成的作品。

穆德盧佐在《忠犬追殺令》中的另一項非常驚人的成功是:讓狗與真人互動。尤其是莉莉與哈根之間的矛盾,這在穆德盧佐的分鏡中大放異彩,我們應該都很難相信狗是可以演戲的動物,但是穆德盧佐卻打破了這向陳規,他用他的畫面讓我們看見狗也可以精彩。

尤其有一幕,感覺不到哈根有受到訓練師的指導,就像是哈根看見了莉莉後,牠就開始了這一幕。當時看起來,好像哈根在引導莉莉,讓莉莉能夠跟隨哈根的情緒接下去。那也是《忠犬追殺令》最令人動容的一幕,也是穆德盧佐非常成功的一幕。

用動物來陳述種族歧視,並且將寫實的故事導的更寫實,每一幕都是能使我們快要嘔吐的真實,我想也就只有《忠犬追殺令》如此一部令人驚豔、難以超越的成功作品才能帶給我們的震撼,而《忠犬追殺令》也在電影的最後說明:這些辛苦的狗演員,都找到了新家。這一部難以超越的作品使我們更重視動保,也更重視種族議題。

觀看其它影評或發現電影生活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美昇影業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