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鯨傳奇 怒海之心:影評

In-the-Heart-of-the-Sea3

若說起近期知名並聚焦於航海的電影,那我們會優先提到《神鬼奇航》(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The Curse of the Black Pearl)系列作,那一則則奇幻又有趣的大海傳奇,確實使我們注意甚至嚮往航海時期的種種。然而《白鯨傳奇:怒海之心》(In the Heart of the Sea)卻不像《神鬼奇航》系列作所看見的奇幻,而是一部極度真實、快速相對更聚焦於與海共舞的捕鯨船,朗·霍華(Ron Howard)非常令人佩服,他將浩瀚的大海詮釋地廣闊又急促,並將捕鯨船的橋段與故事,透過影像演化成一種全新文體。因此它龐大、真實,更重要的是朗·霍華所創造的新文體相當完美又精湛。

好奇!好奇是人類進步的原動力,我們因為好奇發現新大陸,進而展開航海時代,如果《神鬼奇航》系列作是因大海的浪漫而出發探險的代表,那《白鯨傳奇:怒海之心》則是因貪婪、自私、傲慢而航行地範例。

我們可以從故事中看到《白鯨傳奇:怒海之心》人類與大自然關係,從某種角度來說:白鯨是一種虛構的生物,牠代表的是歐文‧錢斯(克里斯·漢斯沃飾)的征服人格,因看見白鯨而引起貪婪,白鯨非常龐大,使擅長捕鯨的歐文‧錢斯迫切地想將牠獵下,不僅使鯨油豐收,他能再添加一枚徽章,證明自己又獲得一項功績。

好大喜功的歐文僅是電影中其中一項概念,故事中所涵蓋的層面相當廣闊,阿曼達‧西維爾(Amanda Silver)里克·雅法(Rick Jaffa)查爾斯·萊維特(Charles Leavitt)三位將大海變成一面鏡子,來反映人類的負面,而這點也是小說中不斷強調的一環。

《白鯨傳奇:怒海之心》的故事非常扎實又多樣,我們很難意識到這部電影映演了多久,當故事結束時卻儼然而起莫名的惆悵,一部難得的精彩故事結束了,真希望它能夠在多持續幾分鐘。無庸置疑地令人驚嘆:三位共同構思的故事,放進劇本後呈現出地不僅是共同構思的默契以及對故事的洞悉,不僅適合大銀幕,更符合影像創作的完美。

如果好奇《白鯨傳奇:怒海之心》的朗·霍華將如此精湛的故事,轉化成影像後我們是否會失望?那我會如此解讀:『不要去想像自己是一位水手、不要去猜想航海時代,進電影院!去享受《白鯨傳奇:怒海之心》帶給你的磅礡、震撼、真實、細膩、隱喻,讓朗·霍華告訴你故事的始末,他是電影的領航者,帶你迎向白鯨看見人類邪惡的美麗。』

雖然我們很難用一句話去解釋朗·霍華,倘若要概略地陳述《白鯨傳奇:怒海之心》的朗·霍華,那以上一席字句便代表了他為電影注入的一切,千萬不要低估大海與白鯨帶給你的震撼,這是朗·霍華用心完成的影像,他用較快的節奏來敘述,但是不用擔心因此而失焦,我們會被迷人的故事吸引而動容,甚至開始好奇大海與捕鯨,所有情形與症狀都再再說明了朗·霍華賦予影像的魔力。

既然故事扎實又飽滿,這點對於導演是另一種壓力,因為必須讓所有橋段顯現出獨特的韻味,情節不同拍攝方式也會不同,如此便無法複製其它橋段的方式來製作,不僅要重新思考畫面的連接與攝影機運動,搭配光影、色調來完成影像,又因故事飽滿需要不斷變化,進而完成了我們在電影中所看到的多樣。

故事開始便已經暗示我們這趟捕鯨的航程將會遇到災難,不論是船長喬治‧波拉德(班傑明‧沃克飾)還是大副歐文‧錢斯地互相對峙,以及首次出航的水手湯瑪斯‧尼克森(湯姆·荷蘭飾)都為航程增加了許多人性的層面,正面或負面、陽剛或軟弱皆讓《白鯨傳奇:怒海之心》更貼近人心。

原作、電影、原作的註解都有一項清楚地宗旨,它告訴我們:人類是一種特殊的生物,脆弱卻自大、傲慢又歧視,總認為世界為自己而轉,白鯨是你的欲望,你想要征服牠卻被牠吞噬,倘若深陷不已,那你將會因你的貪婪與欲望遭受災難,那時或許你會恍然大悟。就算徹底悔悟,你必須為你的邪惡負責。白鯨會再出現,這是第二次測試,如果執迷不悟,那就與牠長眠大海,你可以征服白鯨,但你的欲望會征服你。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華納兄弟影業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