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深夜食堂:精湛象徵、絕佳譬喻

【編劇人生】深夜食堂:精湛象徵、絕佳譬喻

如果要談起我們對日本電影的映像,那我們應該會優先看到《死亡筆記本》系列作《海猿》系列作《交響情人夢》系列作,再來才會看到黑澤明的電影《七武士》與《羅生門》這些都是我們大家相當熟悉的日本電影,而之前剛宣布退休的宮崎駿,則是以動畫電影躍進奧斯卡的亞洲人。

雖然目前確實有不少亞裔在好萊塢發展,而對於台灣非常習慣好萊塢電影的市場而言,我們會如何看待一部日本電影?我不曾想過這個問題,但我們開始重視之後,才發現:原來之中有許多的不同值得我們一一探討。

首先,日本電影相對好萊塢電影最大的不同在於電影的整體。當我們在看好萊塢電影時,我們不需要多想,坐下來,喝口飲料,抓一把爆米花就能相當輕鬆地進去電影要帶給我們的種種。但是日本電影卻有一種令人匪夷所思的拘謹氛圍,這部電影好像要告訴我們一個很龐大的故事,所以我們可能要正襟危坐,好似禁止飲食般地,才能開始看電影。

或許我們會認為這是《深夜食堂》是以長鏡來敘述電影的每一個橋段,但如果我們以同樣採取長鏡的《浩劫重生》而言,我們是否會感到《深夜食堂》的拘謹?電影類型不大相同,如果拿兩者來比較,我相信一定能夠發現差別。

《深夜食堂》與《浩劫重生》我們從兩部電影會發現許多共通點,兩部電影皆以長鏡為導向、都是走向溫柔卻很暴力的慨念來敘述故事,而在整體的電影呈現中應該就能明顯感受到不同,當我們在看《浩劫重生》時沒有像《深夜食堂》來得拘謹,雖然用了很多的敘事長鏡,但整體感卻完全不一樣。

不過能夠讓《深夜食堂》有如此的拘謹感,我相信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劇本的概念本來就不同《深夜食堂》利用了許多象徵,來詮釋劇本的每一個橋段。我們會看到《深夜食堂》以三道佳餚來敘述在東京這個城市中,一般人在社會遇到的困難或矛盾,但只要來到食堂,一切都會獲得解答,並且溫暖你的心。

編劇利用大量的象徵來敘述三個故事,並且反映出角色與角色間的關係。第一個故事:拿坡里義大利麵,這個橋段指出一個相當愛錢的女人,卻沒有得到她預期的報酬,所以就找了一個男人來消遣。後來拿到原本得不到的報酬後,她再也沒有目標。

日本是一個相當崇洋的國家,他門認為自己是黃種人最優秀的種族,只要你是黃種人,並且不是出生於日本的黃種人,那你就不及日本人的優秀。但是他們相當崇洋,所以只要是舶來品日本人都認為那是最好的,當然連食物也不例外。編劇將拿坡里義大利麵象徵物質上的享受,所以第一個橋段的女主角,他只想要物質上的消遣,並且是虛榮心極高的角色。

她只追求物質,她想獲得別人稱羨的眼光,但是她絕對不會知道自己最想要什麼。因此就只有不斷地追求物質,將自己催眠在她不需要的世界裡。就算拿到她想要的報酬,卻肆無忌憚地揮霍。唯獨消遣能夠使自己假裝知道自己在作什麼,總之好死不如賴活。

第二個山藥泥沼蓋飯,邀請到了《大奧,逆轉》的多部未華子來擔任此橋段中主要角色,而她飾演一位偏鄉地帶的女孩,因為際遇而離開家鄉來到東京,沒有依靠、沒有資源,卻來到了食堂。她跟店長說:「我要一個山藥泥沼蓋飯」看來這一道是奶奶的拿手,她想念她奶奶,所以她在食堂點了一道思念。

進退兩難、飢腸轆轆、沒有地方能落腳,就在食堂成為了店長的助手,手藝很好的她,很快獲得熟客們的青睞。隻身來到東京的她,終於獲得機會,一定要好好努力。她買下了一個風鈴。而風鈴在日本為傳遞思念的象徵,她想用這個風鈴告訴奶奶:我在東京過的很好,不用擔心。擅長料理的她,獲得機會進入一間高級和式料理店,而店長卻跟她說:「風鈴留給我吧,讓我作個紀念。」感謝妳為食堂作的一切,把風鈴留下,將我的思念傳給你。而多部未華子相當精彩。

最後的咖哩飯,陳述一對矛盾的戀人。他因為海嘯成為受災戶,她想逃離所以來到災區當義工,這一對不太可能有任何關係的戀人,他想緩和喪妻之痛、她想逃離,卻因此而認識。他喜歡她,她卻因此再逃回東京,而咖哩飯也就就像徵了這對戀人,一黑一白,難以融合。並且日本的咖哩飯都是將白飯與咖哩分開,所以通常的吃法都是取一瓢咖裡再挖白飯。

這一對戀人就像一道咖哩飯一樣,從開始到結束都是一黑一白分明,而當我吃進去的那一口,才會感受到味覺衝擊,但是僅有短暫的那一刻,無法事先融合再下肚,盤中的咖裡永遠都是一黑一白的分明,因此海嘯也就被譬喻成準備入口的咖哩。海嘯有很強的衝擊,你認識了她,她也認識了你,但海嘯結束後,你看到的就是一黑一白的咖哩飯。

編劇將象徵與譬喻以精湛的方式來撰寫劇本,讓我們看到每一個橋段的故事與核心,當然還有角色的心境,顧及到劇本中每一個細節,透過三個橋段來詮釋食堂的核心,讓這些象徵與譬喻能夠成為代表故事的細節,也就成為《深夜食堂》的精湛之處。

觀看其它影評或發現電影生活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天馬行空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