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人生】飢餓遊戲 星火燎原:承襲第一集的成功

飢餓遊戲 星火燎原:承襲第一集的成功

大家在看完第一集時,大概都知道這部電影一定會有續集。之前我有寫過第一集的影評,當時我便覺得這是一部拍得很成功的電影,因為除了票房好之外,在分鏡、劇本上都有著實成功。尤其是在劇本的部分,利用大量的寓意與縮影來控訴資本主義,然而在這集當中:這一點被放大了。

首先在劇本編寫中,我們能看到比上一集更多的寓意。像是:凱妮絲最喜歡的顏色是綠色、總統給女主角白玫瑰、比德喜歡落日般地橘色。

綠色象徵和諧、和平,白玫瑰通常是婚禮常見的植物,在當時總統有強迫凱妮絲結婚的含意在。橘色可借指為渴望,因此可看成比德很渴望與凱妮斯在一起。

而從第一集就被稱為「燃燒的女孩」地凱妮斯。燃燒一定要有火,而火便借代成民眾對政府的怒火,也有摧毀的意思。

第二,這集的劇情把焦點放在一個公眾人物的生活模式上,編劇大可把打鬥場景增加,更具娛樂效果。但是能夠看到編劇把焦點放在公眾人物與愛情交纏還有對抗政府、政府的暴行上,這都是身為一個頂尖編劇應有的責任。畢竟這部電影的編劇都拿過奧斯卡。

在第一集中,觀眾能夠看到相當細膩地廝殺過程,凱妮斯如何逃跑、躲藏、反擊。但在這一集當中以結盟為突破給觀眾看到不一樣的饑餓遊戲,並在最後使劇情走向到一個很好的轉捩點,為續集打開大門。

這個大門就是利用一個非常小的細節,在電影最後使劇情峰迴路轉。而新來的遊戲設計者就是下一部續做的關鍵。

看了這麼多有關珍妮佛‧勞倫斯的作品,終於在這一部知道她能夠拿到奧斯卡的原因:

她真的是一個演技很乾淨的演員

從饑餓遊戲到X戰警再到派特的幸福劇本已至這一部,我們真的都看不到珍妮佛‧勞倫斯有任何一個角色的影子。演誰就是誰,相當乾淨。之前我評派特的幸福劇本時,我記得我寫道:飾演一個性成癮的女子是一個挑戰,因為能參考的資料並不多,但也因如此才能看珍妮佛‧勞倫斯的乾淨演技。

我想大家看完後都會想做這個手勢(如下圖)因為下一部續作被分成上下集,希望這個機會能對這部作品有利。

飢餓遊戲 星火燎原:承襲第一集的成功1觀看其它影評請點

觀看派特的幸福劇本影評請點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