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我們有經典反派!

this-time-we-have-classic-villain

對編劇而言,我們不斷地再尋找一個好故事,好故事需求的不僅僅是要求故事的精采程度,如果我們要將『精采』敘述地很具體,其實相當困難,當我們試著定義精彩故事的同時,我們必須先定義精彩的電影。而難度絕對超乎我們的想像,因為我們不可能僅以票房來判定電影精彩與否,如此的標準非常不全面。

大家都在渴求電影精彩,如此也衍生出另外一項問題:如何定義精采?精采是一種相當感性的表態,當我們試著把人類的感情數據化後,或許將會失去感性的本質,當人工智慧告訴你:『開心數值太低,你要試著開心一點,以下的方式將能大幅增加開心指數。』如果電影、劇本、精彩全都不需要透過人類並能精準地數值化,你真的確定所有的數值能說服你現在處於什麼狀況?電影工作者與觀眾都是血肉之驅,因此不論哪一方需要的都不是數據,而是感受。

因此,回顧許多作品中,我們會發現故事的精彩來自我們獲得感受,不論什麼感受,我們都會感到大量的正面,我們可能會感到愉悅、激勵、快樂,為了表達我們的感受,所以我們使用相當明顯的詞句來表態我們喜歡的故事,當《007惡魔四伏》(Spectre)擁有克里斯多夫·華茲(Christoph Waltz)這部故事便完成一半!

《007惡魔四伏》的預告──我想這很難不被說服他是令人髮指的反派角色,從《惡棍特工》(Inglourious Basterds)與《絕殺令》(Django Unchained)到《大眼睛》(Big Eyes)克里斯多夫·華茲確實相當擅長配角,他在《絕殺令》中飾演的醫生,這位來自德國的牙醫,不僅是從腔調來說服我們他來自德國,以及那相當重要的又特別日爾曼氣質,這種氣質搭配醫生的設定,散發出聰穎又自傲卻使人著迷的姿態。

接著又在《大眼睛》展現出自己狡詐與陰險又具野心的絕佳反派特質,預告中,華茲陰險地回首看著詹姆士‧龐德(丹尼爾·克雷格飾)從那一抹邪惡的微笑中能夠看到克里斯多夫·華茲總合了自己在《絕殺令》與《大眼睛》的角色特質,不僅聰穎又自傲,野心龐大,極度狡詐又陰險地回首向龐德說:『我們終於見面了』

克里斯多夫·華茲無庸置疑地相當精彩,這是一位具有高度潛力成就《007惡魔四伏》經典反派。然而,當我們從反派與華茲的演出來洞悉,其實我們會發現故事有一定呈現上的難度,在約翰·洛根(John Logan)尼爾·珀維斯(Neal Purvis)羅伯特·韋德(Robert Wade)傑斯‧巴特沃斯(Jez Butterworth)的共同撰寫下,促成這位絕佳反派,因為編劇將角色的難度疊高,進而完成這位相當困難的經典反派。同時也說明了為什麼克里斯多夫·華茲能夠以一抹恐懼的微笑,使我們著迷於故事、使我們著迷於反派。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screenwriterleo@gmail.com

圖片來源索尼影業

Join the discussion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